關於舊愛都再利用的調查研究具有強烈引導性

社會文化司司長辦公室昨日(11日)公布委託易研方案(澳門)有限公司進行關於舊愛都及新花園泳池的「社會意見收集」及「電話問卷調查」兩項分析結果,聲稱「大多數意見支持重建愛都」。新澳門學社經分析後認為,調查具有強烈引導性與科學不正當性,印證政府早有既定立場,當中存在幾點謬誤如下:

一、 到底是再利用抑或重建?
政府自去年4月公布構想,至今年1月公布調查研究結果,都把舊愛都及新花園的規劃定性為「再利用」,即使在前期意見收集的提問中亦採用「重新規劃」字眼。然而,政府委託所作的電話調查中,提問卻一概改為「重建」。三者之間具有不同含意,簡言之「再利用」不必然等同「拆除重建」。如今政策名稱竟從「再利用構想」悄悄改成「重建構想」,所有「贊成再利用」的意見全被導向為「贊成重建」,存在強烈引導性與科學不正當性,亦有違科學倫理。
再者,「電話問卷調查」及「社會意見收集」兩項研究採取的方式與對象各有不同,前者為藉科學隨機樣本意見推論全體意見,後者則屬於被動接受特定群體(如特定社團或尤其關心議題者)意見,基本不具科學性,因此不能進行或引導公眾進行任何交叉分析或評論。

二、 超過八成「沒有意見」的背後理由為何?
正因為政府刻意混淆「再利用」與「重建」的概念,於是電話調查中得出詭異結果,受訪市民對「重建舊愛都酒店及新花園泳池」的支持度(0-10分)平均為7.4分,但卻有81.5%的受訪市民對於「拆除重建舊愛都酒店」表示「沒有意見」。學社合理推斷多數市民贊成「再利用構想」,不過對於「拆除重建」卻是不表意見,這可以是不具備表達意見的條件(如資訊充分和透明等)、暫時沒有意見、表示中立或者沒有所謂。研究調查沒有處理「不作答」或「沒有意見」的受訪者背後的理由,不符合科學性。

三、 政府花費公帑委託調研準則何在?
政府一向獨自分析和整理從公開諮詢收集到的社會意見,惟今次卻另外花費60萬委託調研機構,除了進行電話調查部份,連原來由政府處理的社會意見分析部份亦假手於人的用意何在。更甚的是,相關機構過去曾就《出版法》修訂展開商議式民調而亦同樣被指「極具傾向性和引導性」,當年甚至有前線記者發起杯葛和抗議,學社質疑政府花費公帑假手於人,以及委託調研機構的準則。

新澳門學社
2016年1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