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高開賢議員的立法會主席資格】

澳門特區立法會執行委員會:

同時應部分市民之要求,本人對高開賢議員宣誓就職立法會主席的過程提出疑問,希望得到執行委員會的解答,有關問題如後:

.有關就職宣誓的法律規定

《基本法》第101條規定:「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委員、立法會議員、法官和檢察官,必須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盡忠職守,廉潔奉公,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並依法宣誓。」

《基本法》第102條規定:「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主要官員、立法會主席、終審法院院長、檢察長在就職時,除按本法第101條的規定宣誓外,還必須宣誓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

第4/1999號法律《就職宣誓法》第3條第1款規定:「宣誓人須於就職時親自公開宣誓。第5條規定:「應依本法宣誓而拒絕宣誓者,喪失就任資格。」第6條規定:「宣誓人應按其所任職務,分別以本法附件所列的誓詞宣誓。」

該法附件列出的立法會主席誓詞為:「我謹此宣誓:本人就任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主席,必當擁護並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及其澳門特別行政區,盡忠職守,遵守法律,廉潔奉公,竭誠為澳門特別行政區服務。宣誓人:(姓名)」

第3/2000號法律《立法會立法屆及議員章程》第10條規定:「2、立法會主席還應按照《基本法》第102條規定宣誓效忠。3、就職的形式和宣誓效忠的內容,應遵從第4/1999號法律的規定。」第13條規定:「如不遵守第10條的規定,有關資格在法律上視為不存在。」第14條規定:「如出現上條所指情況,則按需要進行補選或重新委任,第8條第3款至第5款規定經必要配合後適用。」

.高開賢議員宣誓就職立法會主席的過程

高議員於2019年7月17日的立法會全體會議上獲選舉為立法會主席,並聲明接受職位。

其後,高議員在行政長官監誓下作出宣誓,宣誓儀式邀請了官員、議員、中央駐澳人員以及傳媒工作人員,全程公開地進行。

高議員當日宣讀的誓詞為:「我謹此宣誓:本人就任中華人民共和國特別行政區立法會主席,必當擁護並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及其澳門特別行政區,盡忠職守,遵守法律,廉潔奉公,竭誠為澳門特別行政區服務。宣誓人:高開賢」

宣讀的誓言缺少了「澳門」二字,不符合第4/1999號法律附件所列的誓詞,因此有可能同時違反該法第6條及第3/2000號法律第10條第3款的規定。

發生這個情況,高議員的主席資格有可能在法律上視為不存在。

如出現資格在法律上視為不存在的情況,則要重新進行補選,法律似乎不允許重新宣誓。

即便如此,高議員於2019年7月20日要求行政長官再次主持宣誓,但並沒有按法律規定公開宣誓,而是閉門進行宣誓,只在事後透過政府新聞局發出只有87字的新聞稿,以及一張相片,傳媒、公眾甚至是議員也不事先知道宣誓儀式的進行。似乎並不符合第4/1999號法律的「公開」法定要求,其宣誓的法律效力成疑。

再者,公眾連高議員這次宣誓是否符合法律規定,例如是否準確完整讀出誓詞,或者是否過程莊重也不知悉。要知道,法律要求公開宣誓,正是為了讓公眾知悉宣誓人是否真正履行了《基本法》的憲制要求,不能草草了事。

因應上述情況,本人促請執行委員會就此問題作出具體的研究、分析、跟進及回應:

1. 為何高議員主動要求重新宣誓?是否代表首次宣誓沒有法律效力?

2. 如首次宣誓沒有法律效力,法律是否容許第二次宣誓?是否應該先重新補選?

3. 第二次宣誓的安排是否符合第4/1999號法律第3條所指的「公開」?其宣誓是否不合法?高議員現時有沒有擔任立法會主席的資格?有沒有需要進行第三次宣誓?

耑此奉達,敬候賜覆。敬頌

鈞安

澳門特區立法會議員 蘇嘉豪
2019年7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