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暴力】

已故羅美路總主教(San Óscar Romero)有一段講道是這樣的:「薩爾瓦多的暴力有四種:自發的暴力、煽動或恐怖主義的暴力、鎮壓的暴力,以及制度的暴力(systemic violence)。教區反對所有暴力,但需明確指出,四者之中,最嚴重的暴力形式就是制度暴力。」

尤其是人為的制度缺陷,它的禍患是極為深遠的,足以令任何人都有可能傾家蕩產,甚至失去寶貴的生命,這正是制度暴力的可怕。羅美路主教當年的講道令不少人開始意識到,透徹分析和認清現存的政治制度和社會結構,才可以逐步找出眼前各種暴力的根源,而制度暴力正是一切暴力的根源。

除了政府的無能失職,還應該加上一句:「制度暴力更加可以殺人於無形。」而相對之下,面對制度暴力,在議會或者街頭大聲罵幾句,根本溫和得微不足道,所謂的「激進」之說,也實在令人啼笑皆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