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現特首普選 重奪失落一票!】

2019年8月25日,澳門將會舉行一場名為「特首選舉」的「小圈子」活動。

這場「小圈子」活動只是直接服務於400名選舉委員,但總預算就消耗了澳門幣3,245萬公帑。這場「小圈子」活動只是為了行禮如儀地走完法律要求的過場,一如既往地將31萬合資格選民拒諸門外。這場「小圈子」活動充分體現了「澳門特色的民主選舉」,即是「我係民,你係主」,因為距離這場所謂選舉還有51日,我們已經完全知道所謂的選舉結果。

值得我們深刻反省的是,為什麼到了2019年的今日,澳門特首選舉的投票人比例仍然只有少得可憐的0.13%?1000名合資格選民當中,只有一人擁有投票權。普選權理應是基本人權,《基本法》第26條亦明文規定:「澳門永久居民依法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但特區成立已經20年,特首選舉的投票權依然是一項不折不扣的特權、一項能夠換取龐大利益的特權,而我們超過百分之99的合資格選民只能淪為「次等公民」。難道我們絕大多數選民都不是選民?難道我們絕大多數人都不是人?

半個月前的特首選委選舉,正是一場「人唔笑,狗都吠」的「小圈子」活動。這場所謂選舉,只是由569個獲政府認可的社團,負責內定5,735名選民,在同樣由這些社團提名的350名候選人當中,選出344名特首選委。當中有社團預先向選民派發「貓紙」,上面印著「堅決不投」的4個候選號碼,提醒他們必須精密確保誰人當選、誰人落選。

其實,小圈子裡面,眾人明知做戲,但仍樂在其中。「非常幽默」的選管會主席更在選前一晚呼籲踴躍投票。請問:作為31萬選民的一分子,我們應該如何響應選管會這個呼籲?殘酷的事實是,當選民手持身分證走到票站,只因為不是社團內定的選民,甚至大部分人根本沒有參加社團,我們都被迫放棄履行這項神聖的公民責任。

當這場「未投票就知結果」的「小圈子」活動結束後,選管會主席又堂而皇之地聲稱,投票率達到87%,顯示特首選舉具有認受性。殘酷的事實是,政府利用落後到不得了的政治制度,先篩去98%,即30萬合資格選民,餘下由社團內定的5,735人,當中有5,001人投票,所以才得出選管會所說的所謂高投票率。這樣的「篩選後再篩選」、「小圈子外再小圈子」的選舉,有哪門子社會認受性?選出的特首又有哪門子管治正當性(legitimacy)
在與我們唇齒相依的香港,這10幾年來,包括最近的政治困局,正好為澳門上了寶貴的一課,也算是沉重的警示:制度暴力是一切暴力的根源。我相信,我們沒有人希望社會不穩、內耗、撕裂,但如果作為根源的政治制度、選舉方法一天不改革,制度暴力永遠都會存在。

當任何人坐上特首這個位置,都一樣缺乏最關鍵的管治正當性,都因為只得區區數百票而失去應有的執政自信。政治上,「小圈子」政府無必要接受市民問責,市民又無法以最和平的投票手段促使政府全面問責,結果大量怨氣得不到及時疏導,久而久之,這樣的管治將無可避免走向不穩、內耗、撕裂。

我們知道,現在沒有任何一部法律禁止澳門終有一天實現特首普選,讓數十萬澳門人重奪失落已久的一張選票。我們堅持,普選是民主旅程的入場門票,普選是政府問責的制度保障。我們深信,繼續推動民主進步,終究是希望城市可以永續發展,社會可以長治久安,生活可以過得更好!

立法會議員 蘇嘉豪
2019年7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