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關於發言木架的奇聞】

以前,我常有一個疑問:當小學雞在課室發言也要站起來,為何澳門議會不論議員官員都是坐著講話?雖然這套議會文化乃係沿襲澳葡,但時代不斷前行,沒有慣例是金科玉律,只要可以回應到市民對議會日增的要求。

《立法會議事規則》第70條2款規定:「議員得以站姿或坐姿發言」。

大家應該都知,我喜歡站著發言,感覺是莊嚴一些、醒神一些。雖然以前也有零星議員在特別時候站著,但要在「不正常」的場域做回正常的事,再將之經常化、恆常化,一開始亦遇過不少無形壓力,尤其是在這個習慣大驚小怪的議事堂。

而話說就職不久,我先問:立法會有否「咪兜」方便議員一併受訪?他們答「沒這東西」。我再問:立法會有否演講架方便議員站著發言?他們一樣答「沒這東西」。於是,我的團隊一直希望自製演講架,但因為要量身訂造,斷續弄了很長時間,最近終於大功告成。

因應工作需要,議員自備器具,應該很平常不過了吧?但別忘記,在這棟建築物,再正常的事也可以變得「不正常」。上星期五,我帶著這個木架,在議事大廳門口就被攔住了。一貫「我要請示上級,唔好難為我啦」的語調說:「唔好意思呀,呢嚿嘢真係唔方便、唔適合帶入去呀。」

我重申只是基於發言需要(當然沒有投擲意圖),對方又有另一個「理由」:「因為其他議員都冇,如果你用,其他人可能誤會立法會淨係幫你一個準備。」按此奇異邏輯,其他議員冇打呔,我也不得打呔?其他議員只保皇,我也不得不保皇?

於是,這個在他們眼中形同「土製炸彈」的東西,一度委屈地放在保安櫃台旁邊的地上。我再重申:「立法會不可能隨意限制議員行為。」如果輪到我發言之時,請示主席(呢種雞毛蒜皮事都要請示主席)仍無結論的話,我必定會按原計劃將木架帶進去。

不久之後,我獲告知秘書長「放行」:「由得你點用就點用。」(好笑的是議員平常的表達自由何須得人批准)然後,就是大家看得見的發言畫面了。一件簡單如此的事,居然被搞得如此複雜。實在難以想像,這座城市每日有多少人浪費多少時間在搞這些蠢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