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勞執罰放軟手腳 盡快修法加重罰則】

10年前,外僱法立法引進聘用非法勞工的處罰制度,例如老闆請過界勞工按人頭罰10,000—20,000、請過職勞工按人頭罰5,000—10,000等,表明旨在要藉此抵消違反者從違法行為中所可取得的經濟利益。不過,從近年大財團請非法司機出事的案例可知,處罰制度有時如同隔靴搔癢。

經過「血的教訓」,後知後覺的梁司長終肯承諾2019年第三季完成修法文本,提升罰則之餘,也將加入累犯和加重處罰情節,不過按梁司長的勞權劣績,如勞工法修法拖延、最低工資立法彈票、工會法立法毫無寸進……這張新支票會否彈票?加罰幾多?一切都是未知之數。

再者,現行外僱法除了設置行政罰款,亦授權政府作附加處罰,例如廢止外勞額,可謂「最有阻嚇力」的手段,不過勞工界議員踢爆政府近年執行附加處罰的比率極低。即使梁司長極力否認刻意放軟手腳,但市民相信嗎?畢竟小圈子產生的官商同體,如何取信於民,似乎是個死結。

#蘇嘉豪議會發言
新澳門學社 New Macau Association
——————————
足本重溫
https://tdm.com.mo/c_video/play_video.php?id=43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