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議事潛規則 守護議員發聲權】

——蘇嘉豪對立法會否決書面抗議事件終極上訴之聲明

日前(6月6日),立法會否決本人關於維護議員書面抗議權的終極上訴。這是自本人停職事件後,再次體現立法會對《議事規則》適用及解釋的不成熟。

無論是立法會主席、執行委員會、章程及任期委員會,均創立了一系列令人無法接受的先例,對議員行使法定權力和權利的條件施加法外限制,多次無視章委會提出「如立法者不作區分,解釋者亦不應作出區分」的法律適用準則,超越成文法的限制而僭建出「口頭抗議」、「書面抗議」、「書面抗議於何時提交方可被接納」、「內部會議」、「準備會議」、「議會慣例」等概念,變相將己見凌駕於法律之上,無視法律原則及與法律淵源有關的規定。

主席和執委會的行為,係對議員書面抗議權的限制,而這項權利屬於尤其是民選議員代表選民履行政治職務時的一項重要權利。立法會作為公眾的代議機關,此舉削弱了保障的體現,亦與主席於2018年7月30日全體會議上所指「作為主席一定會尊重每位議員的權限,可以比到你哋嘅,我一啲都唔會扣留」的說法不符。在法律未有對有關權利的行使方式和時限作出明文規定的情況下,主席應從保障議員權利的角度出發而作出決定,而非對之施加限制。

還應注意的是,主席、執委會、章委會在今次事件中提出的見解,不僅與本人於2018年7月30日大會上的遭遇有關,而將會影響到全體議員日後的權力行使、對《議事規則》的解釋,以及立法會的聲譽。本人深刻明白到,議事殿堂作為特區立法及監督施政的機關,議員權限的行使須得到有效保障,才有條件切實履行職務。本人真誠期望對投票駁回這次上訴的議員,將不會成為《議事規則》被扭曲的受害者,也不會後悔自己曾經將捍衛議員權利的機會拱手相讓。

在此需要重申,對於任何與議會制度有關的問題,本人不會默默容許被隨意限制、任意解釋,因為一旦開創壞的先例或任由錯誤的「潛規則」繼續存在,將一再貶損議會的尊嚴和公信力。若長此下去,日後的公眾不是麻木,就是將須花費更大力氣去重塑健全、透明、符合公共利益的議會制度。

無論如何,本人將繼續努力實踐「革新議會」的精神,在議會內外爭取議員作為代議士的發聲空間,積極善用各項議員權力,忠誠地為公眾履行議員職責,令立法會摒棄市民口中「垃圾會」的批評,成為能真正監督政府、服務市民的立法機關。最後,本人衷心感謝 高天賜Jose Pereira Coutinho、Ng Kuok Cheong António吳國昌、Au Kam San 區錦新 議員投票支持今次上訴!

新澳門學社立法議員 蘇嘉豪 Sulu Sou
2019年6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