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函重申堅持社屋申請年齡下限維持18歲】

立法會第一常設委員會 何潤生主席 閣下鈞鑒:

本人現根據《議事規則》第73條第4款,就《社會房屋法》法案向立法會第一常設委員會提交書面意見如後,當中主要涉及申請年齡的問題,謹供 閣下及各位委員參閱。

2019年5月9日,委員會與政府代表召開閉門會議,繼續細則性審議《社會房屋法》法案。據悉,委員會大部分委員堅持以18歲作為法定申請年齡下限的意見,本人對此表示肯定。

同時據了解,提案人最新提出的建議是,可由行政長官根據實際情況作出豁免年齡要件決定,惟要證明申請人需承擔家庭生活負擔。對此,與大部分委員的意見一樣,本人並不認同,有關做法只會將問題進一步複雜化。

作為一名年輕人,自提案人於2017年最初提議立法收緊社會房屋申請年齡要件,本人仔細聽取了許多年輕同輩的意見,故此,無論在2017年11月7日立法會一般性討論法案,抑或2019年1月3日本人就法案提交的修訂提案(有關提案文本副本當時亦已送交委員會參閱),本人均堅持以18歲作為合法申請年齡下限的合理立場,尤其作為一名年輕議員更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繼續爭取實現有關訴求。

事實上,本澳人口結構已漸呈老齡化,2016年統計暨普查局人口老化指數為78.9,年輕人尤其是18至22歲佔人口比率相當低。而且根據《民法典》規定,年滿18歲即為成年人,依法享有政治權利、財產擁有權、不再受父母監護權限制、不被領養權、不需父母的同意可以結婚、獨立司法權、獨立經商權等。

再者,18至22歲的澳門永久性居民,經已享有和承擔與23歲或以上居民幾乎完全等同的權利和義務,法律上亦推定為完全自由的獨立個體。若有關年輕人符合政府「經濟狀況薄弱」的定義及其它申請要件,理應無必要再另行透過所謂特別情況便能提出申請,提案人絕無道理被排除受惠於社會房屋的政策,本人必須重申,這是一項無理的「年齡歧視」。

綜上所述,本人除藉本書面意見重申上述合理立場,更希望委員會大部分委員能繼續堅持,並爭取維持以18歲作為法定申請年齡下限的立場。同一時間,本人亦請求 閣下將本書面意見抄送予運輸工務司司長,轉達提醒提案人有關法案自一般性通過後細則性審議已歷時18個月,不少市民正殷切等待法案的細則性通過並正式生效,敬告提案人避免因堅持保留「年齡歧視」的條文,而無止境地影響法案審議的進度。

敬請抄送:立法會第一常設委員會全體委員 何潤生 李靜儀 Au Kam San 區錦新 宋碧琪議員服務處 林倫偉 Davis Fong 馬志成 邱庭彪 葉兆佳 高開賢

耑此奉達,敬候參閱。敬頌

鈞安

立法會議員 蘇嘉豪
2019年5月10日
——————————
蘇嘉豪提社屋經屋法案修訂案 (2019/01/03)
https://www.facebook.com/…/a.2117908155279…/2737769449596733

蘇嘉豪:不應禁止年輕人申請社屋 (2017/11/07)
https://www.facebook.com/MacauSulu/videos/1490941211022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