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會抗爭又如何

前幾日,本頁一文直指「香港議會最正常一天」,少數匿名網民似乎感到驚訝:「點解蘇嘉豪係咁嘅?」。澳門雖無「商品說明條例」,但有需要有此重申不會排除議會抗爭的立場,甚至覺得「寧讓議會推擠也不讓坦克上街」,以免產生「貨不對辦」的美麗誤會,亦請不要勉強,發現誤會可以自由unlike。

毋須諱言,我是看議會抗爭成長的一代。於我而言,抗爭策略可以非常多元,應該一手執筆而一手執「棍」,因時制宜而不畫地為牢自限,尤其是長期面臨不公平的政制暴力。事實上,當選之初,大氣電波「有心人」已經問所謂激進暴力文化的問題。以下是當年幾段報道我的一貫想法,謹供佐證:

「蘇嘉豪表明,堅持用理性論政的方式,亦結合以往社會運動、社會抗爭的策略,善用立法會平台。『我們不會為溫和而溫和,不會為激進而激進。』蘇嘉豪表示,善用更多元、更彈性的表達方式,目標是要公民社會真的關心立法會。」

「蘇嘉豪坦言,香港近年情況令人痛心,希望澳門可以引以為戒。他認為,要避免事件在澳門重演,政府的責任很大。並指出,若本澳能大膽地向真正的民主前進,可慢慢疏導對政制滯後的怨氣,也可避免在澳門發生香港的不愉快事件。」

「『大家要反思,議會內出現肢體(暴力)的時空、背景。我見到,更大的暴力來是制度。』蘇嘉豪指出,制度暴力是難以發現的,更值得關注,例如:香港政府從建制派得到足夠的議會票數展開大白象工程。」

「蘇嘉豪也憶述,2014年5月『反離補法』期間,有人提出衝入立法會。他在集會前已表白,希望理性,不希望撤案的訴求被暴力模糊。『抗爭到最後要使用暴力,便到了不能回頭的地步。』蘇嘉豪表示,一定要堅持『首先講道理』,應該在議會有理有據討論,就算是激辯都沒有問題。」

https://reurl.cc/5EKb7

(圖/2018年7月,立法會通過全委任市政署法案,我不過是喊喊口號、罵罵建制、擲擲文件,已經招來保皇黨的大驚小怪、幼稚圍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