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用留任書施壓教師 減無理解僱加強保障】

每個學年接近尾聲,也是私立學校好多老師提心吊膽的時候,他們都正在等候學校發放所謂的「留任書」。「留任書」是什麼?相信每個教書的朋友都知道。「留任書」的做法,絕對不是政府官員口中的「象徵式」、「無約束性」,而是無論年資多少、教齡高低,如果學年尾收不到「留任書」,大多數就意味著遭到無理解僱,學年結束之後就要「執包袱」,學校依法只需要賠錢了事。

過去,本人的議員辦事處不時收到一些關於老師權益的個案,最近就包括有資深老師因為得不到留任書而被迫提早退休。實在很難想像,老師作為專業人士,更是教育體系的重要資產,但就一直面對如此不穩定的職業處境,加上愈來愈沉重的工作負荷,更遑論公眾期望老師不斷專注鑽研去提升教學質素。

現行《勞動關係法》規定,除非僱主為了滿足臨時需要,例如替代缺勤僱員等,勞資雙方必須簽訂無期限的勞動合同,亦即是說,一般老師如果不是獲聘任代課或其它臨時性質工作,都不存在需要學校定期甚至每個學年續約的規定。不過,我過去已經多次反映,多年來,私立學校普遍採用「聘書」、「留任書」或「意向書」的形式,每個學年結束前數個月內,借了解老師下學年工作意向為名,實際上、客觀上為老師製造「N年一簽」的無形壓力。

值得指出的是,回歸前透過《澳門組織章程》適用於本澳的《葡萄牙共和國憲法》,其中第五十三條規定了「勞工受僱之安定性」,而在《勞動關係法》條文中,則寫入了這項長期存在於本澳法律體系、用來保障僱員就業穩定的原則,並透過確立「勞動合同期限非確定原則」,將這項保障提升為勞動法律制度的「金科玉律」。但私立學校存在已久的「留任書」做法,在老師一般情況下獲得無期限勞動關係保障的規定上,僭建了「留任」、「邀請續任」的實質環節,違背了《勞動關係法》的原意和精神。

雖然政府多次重申,現行《非高等教育私立學校教學人員制度框架》,即是《私框》其中一個根本目的,就是要從制度上進一步提升教學人員的職業保障。不過,即使「留任書」的做法,已長年對老師造成無形壓力,老師動輒都可能在毫無理由的無辜情況下失去教席、飯碗不保,政府卻一再維護這項做法,甚至形容做法只是希望「邀請」老師繼續留在學校提供服務。

根據2017/18學年資料顯示,離開教育系統的私立學校老師以年資10年以下為主,佔總人數的62%。雖然如此,我們也不能忽視年資超過10年的離職老師也有38%,更有必要分析所有離職教師當中,到底有多少比例是因為被無理解僱?無理解僱的個案一宗都嫌多!正如譚俊榮司長在去年10月於立法會答覆本人口頭質詢時,也曾表示:「為什麼要威脅教師和無理解僱他們?我覺得不應該。不只是教師,任何行業和專業都不應無理解僱。」

接下來幾個月,又是學年的尾聲,許多老師仍然為了能否獲發「留任書」一事,而感到非常惆悵,擔心隨時被通知無理解僱,加上大大小小、堆積如山的工作負荷,老師的心理壓力可想而知。事實上,政府非常清楚這個處境,因此更應該在嚴格遵守《勞動關係法》條文和原意的大前提下,盡快要求各間私立學校停止採取「留任書」的做法,全面地從制度上進一步提升教學人員的職業保障。

立法會議員 蘇嘉豪
2019年4月23日

#蘇嘉豪議會發言
新澳門學社 New Macau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