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長時薪32蚊生唔生存到?】

勞工界議員不知詐傻定扮懵,問:為何澳門最低工資立法一拖再拖?答案是顯而易見的,正是「官商一體」,造就2019年的澳門,雖然是兩岸四地最富庶,最低工資卻最遲、最少、最甩漏。

事實上,1998年《就業政策及勞工權利綱要法》已要求制定最低工資及其定期調整,廿一年後的今日,澳門仍只得物業管理清潔和保安(一行業兩工種;局部)的30蚊,這是月薪廿萬、要乜有乜的高官難以理解的羞恥。

最低工資首要保障僱員最基本的生存權利,防止工資過低、減輕在職貧窮,更是勞動尊嚴的最基本維護。2015年,政府「哄騙」議會通過局部最低工資時,曾承諾2019年前全面實施最低工資,如今承諾泡湯,立法提案無期。

即使局部最低工資能令8,500人受惠,但同時尤其在飲食、批發、零售、酒店業,仍有過萬人時薪低於今次打算增至的32蚊。何況,局部最低工資的檢討機制不但黑箱操作,從提出、審議、通過到生效,加兩蚊雞竟動輒歷時逾年。

過程中,更大阻力來自某些商人和政客的興風作浪,他們不斷散佈沒有科學支撐的言論,例如將管理費加價完全歸責最低工資,從而分化小業主和弱勢僱員,達致阻礙最低工資立法的目的,這現象已徘徊數年,令人非常遺憾。

反對者口說「社會和諧」,但從更深層思考,如果「和諧」必須建基於剝削人的最基本權利,這種「和諧」並非真正和諧。要促成文明和進步的社會,更需要全社會共同努力設計適合的配套措施,合力化解市民之間不必要的矛盾。
—————————
一般性討論及表決修改《物業管理業務的清潔及保安僱員的最低工資》法案
http://www.al.gov.mo/zh/law/lawcase/365

足本重溫:
https://tdm.com.mo/c_video/play_video.php?id=425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