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士車廂強制錄影非100%社會共識!】

要走孤獨的路不容易。認知我看法的朋友,應該都知我不同意的士車廂強制錄影。無可否認,這個立場此刻與大多數人也不同,即使是團體內部抑或支持者。不過,在監控當道的年代,議會單獨逐條表決的一票反對不能逆轉,但卻彰顯了社會上同樣不能忽略的一些人對私隱權保障的執著與堅持。只要能為一紙紀錄,我願意堂正說出,願意投出這一票,也願意承擔相應的政治責任。

在議會我引述了一位議員同事和香港前私隱專員的質疑,如果面對面的服務業場所,都因為有可能出現糾紛,而需要全面強制錄影錄音,才知道發生咩事,這樣一套立法原意和邏輯合理嗎?若服務業只能靠監控方式才能改善質素,再者,為了提升不確定能否提升的服務質素,而賠上了半私人空間,這種做法是畸形嗎?社會的文明與道德還剩下多少?

而我見到的是一次治標未治本的立法,政府不敢解決的士投票工具化的現實,也沒有把握機會一併處理營商環境和車資調整機制的問題,反而用盡全力強推一刀切公司制,排除較少資本和個人的參與。等於在表面傷口上塗滿厚厚藥膏,卻沒有去認真醫治內傷。這次修法廿年一遇,可惜可惜。
—————————
細則性討論及表決《輕型出租汽車客運法律制度》法案
http://www.al.gov.mo/zh/law/lawcase/337

足本重溫:
https://tdm.com.mo/c_video/play_video.php?id=42082
https://tdm.com.mo/c_video/play_video.php?id=42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