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潔保安最低工資質詢】澳門30蚊最低工資知唔知醜?

【澳門最低工資30蚊,仲要只得清潔保安,知唔知醜?】

最近談教師勞權,引起了不少共鳴。各行業也有難唸的經,富庶澳門背後尚有過萬名打工仔女,每月收取低於最低工資的收入。1998年的《就業政策及勞工權利綱要法》已明訂須訂立最低工資,但至2007年公職外判清潔保安先行先試,到2016年立法仍只有私人物業管理的清潔保安,才享有30蚊最低工資,其他過萬名僱員仍收取低於30蚊的收入。

最低工資是勞動力價值與尊嚴的最基本體現,這是與低收入補貼或社會救助的最大分別,許多事例證明,完善勞工保障將有助提升企業生產力和穩定性。兩岸四地之中,澳門人均收入最高,但最低工資卻最少、最遲、最甩漏,知唔知醜?到這一刻,還有政客操弄市民之間不必要的內耗,例如鼓吹「一個鐘俾多幾蚊個看更」是大廈管理費大幅提升的主兇,但卻對更深層次的經濟結構視而不見,這是令我感到最傷心的。

無論如何,政府已承諾2019年前實施全面最低工資,雖然如今11月已鐵定彈票,但最低工資在全世界已是一個「如何做得更好」而非「做與不做」的問題。與其還為要不要給予勞動尊嚴而喋喋不休,不如多構想如何緩衝中小企的壓力,培訓基層僱員的專業能力,以及為年長、學歷不高或身心障礙僱員提出更全面的保護網等等,這樣比較務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