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翼小天使,誰來扶持與支撐?】

正如特教家長團體所形容的「小天使」,上天為有各種缺憾的小朋友賜予了「勇氣」這份禮物。但現實中,單靠「勇氣」卻遠不足夠,社會和政府的扶持與支援極為重要。為了讓有特殊教育需要(SEN)的小朋友得到更適切教養,許多爸媽無奈辭工,全力承擔照顧重責,部分家庭因而失去經濟支柱,甚至衍生不少家庭糾紛。從燃眉的經濟支持,到根本的早療質量,都是刻不容緩的課題。
——————————
【蘇嘉豪問】

我曾多次追問包括針對身心障礙兒童在內的家庭照顧者津貼的推行時間表,並指出香港和台北近年已陸續推出類似經濟支援。今年7月,社工局表示已提前於去年委託研究團隊,今年內將完成研究,爭取明年上半年定案。為了盡可能舒緩照顧者沉重的經濟壓力,待定案後可否盡快開始發放家庭照顧者津貼?

從根本而言,特教支援奉行「及早發現,及早治療」的重要原則,SEN小朋友須把握黃金的早療時期,盡可能減輕往後家庭、社福與醫療因而衍生的負擔。社文司一直強調近年縮短的,其實只是輪候評估和首次治療的時間,但後續恆常的治療和訓練呢?目前公營早療服務供不應求,為免因過長輪候期而耽誤診療時機,許多家庭唯有轉而承受高昂的私人診療費用。

據家長團體列舉,市面上物理治療、語言治療每堂40分鐘,費用為500至600元,若按每週各一堂的較好安排,家庭經濟負擔的沉重可想而知。經濟支援固然重要,但各類治療師不足才是根本問題。根據衛生局去年底統計,全澳公私營執業的物理治療師僅得131人、職業治療師89人、語言治療師24人。政府有何策略應對專業人員短缺,例如提升治療師的專業地位,持續改善其薪酬待遇,逐步拉近早療服務的供需?

【譚俊榮答】

關於照顧者津貼,政府已委託港大社會服務研究團隊作研究,預料今年底完成報告。SEN小朋友、獨居長者、長期病患、殘障人士或精神病患等都有照顧需要,涉及範圍大,也涵蓋至家庭照顧責任,如居民須照顧子女、供養父母,因此需就定義作界定,並衡量公帑可否支撐持續發放津貼,日後會交由社會討論。

自2016年兒童綜合評估中心成立以來,共評估了約3,000宗個案,SEN小朋友共1,800人,輪候時間亦由一至兩年縮短至約一個月。本澳早療服務優於世界水平,包括治療師資源相對充足、輪候時間不長,例如新加坡須付費並只得4堂,全世界冇一個地方比澳門好。

【教青局長老柏生答】

過去的確不夠治療師,今年已加大資助聘請,尤其是過往最缺乏的語言治療師,共聘請超過40名。如今一名治療師面向20名學生,並可一週提供一次治療服務。相比去年要輪候15至18週才獲治療,現時一個月便可以,已大大改善。

新澳門學社 New Macau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