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線執法專業未足 家暴法打擊成效低】

2013年,千呼萬喚的《家暴法》立法走入最後直路,卻因建制婦女團體的保守阻力,差點陰溝裡翻船,試圖游說政府以半公罪立法,這將令受害人在「告」與「不告」的巨大壓力下痛苦掙扎,以受害人的痛苦維繫所謂「家庭和諧」。

慶幸民間專業人士和青年學生發揮力量,發起連申的「家暴零容忍」行動,終於迫使政府和議會通過公罪化和加入多項特別保護配套的法律——這部遲來的家庭暴力法律。

正當公眾以為有法可依,便可拯救家暴受害人於水深火熱之中,執法上卻是偏差重重,亟待把握法定檢討期將至,尤其針對打擊成效,重新反省再出發。
——————————
【蘇嘉豪問】

《家暴法》生效超過兩年,增加跨部門通報,中央登記系統也發掘了超過2,000宗隱性個案,坦言預防方面有不少成效。然而,我希望藉法定的三年檢討期將至,強調打擊方面卻是低成效的,關鍵在於實務上我們極難動用《家暴法》明訂的家暴罪(公罪),很多時候只能還原基本步,用回《刑法典》第137條普通傷害身體完整性罪(半公罪),違背當年民間堅持的「家暴零容忍」、「家暴公罪化」原則。

事實上,家暴牽涉家庭關係、親密關係、私隱度非常高,與一般尤其是陌生人之間的普通傷人截然不同。但由於《家暴法》對家暴的定義是「虐待」——在親屬關係或等同關係範圍內所實施的任何身體、精神或性的虐待,有關行為具有重複性、嚴重性,屬相對高門檻的罪行,故此前線警員如何搜證與判斷以何罪落案,非常關鍵。

根據前線專業人士分享,警員往往在最前線已經偏差地篩選了一些家暴行為,尤其是接報到場後不問因由和背景,例如婚姻關係、連續情況、精神虐待等等,而是憑眼前見到現場發生過打鬥,便落案普通傷人。接著,一切回歸至未有《家暴法》之前,普通傷人屬半公罪,要受害人同意才可提告,若不告很有可能要簽紙「不再追究」,結果一次又一次放生施暴者。

再者,若一開始誤判為普通傷人,往後便不能動用《家暴法》大部分配套,例如受害人的家庭保護、施暴者輔導教育、復和會議機制等等。即使最終普通傷人罪成(包括法院近期審結的首一、兩宗家暴案),但因不涉及家暴,受害人在離婚訴訟中也不一定因所謂「單方過錯」而勝訴,繼而陷入撫養權甚至被反告「誣告家暴」等長時間的司法糾纏和多次傷害。

《家暴法》實施以來,保安司被質疑警方處理家暴案的專業能力,卻推說一切參照社工局的危機評估作研判。然而,2017年社工局的中央登記系統發現超過30宗「確認家暴個案」,但保安司過去九個月僅將一宗「涉家暴案」移送檢察院,中間落差證明了上指的法律定義高門檻、前線的誤判錯判、無法動用法律特別配套等等,導致即使艱辛立法卻仍得物無所用,令無數受害人仍舊躲在漆黑角落。

【社工局長黃艷梅答】

基於司法程序需要一段時間,包括理由通報、檢控、立案、搜證、聽證,到上庭審訊均以年計,因此中央登記系統至今未有相關數字。

但自《家暴法》生效後,我們與保安司範疇的治安警、司警均有很好的溝通和合作,同時與衛生局、教青局、勞工局、房屋局建立常規合作機制,也初見成效,共同應對有關工作。我們也邀請民間的家庭服務機構,共同預防和打擊家暴,明年也會合作制訂法律審視報告,這是明年社工局的重點工作。

至於調解法律制度,正由法務部門跟進處理,不過我們一直沒有停步,與民間機構積極開展家事調解培訓和服務,處理家庭糾紛。希望待相關法律出台後,透過賦予法律效力更好處理家庭問題。

新澳門學社 New Macau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