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廈招標爆圍標疑雲 無人問責兼完工無期】

2011年,政府把市民的望廈體育館「騙」走了,一拆便是八個寒暑。後來工程因政府與總承建商爆出地庫建造的官司糾紛,導致屬下分判商離場,在開挖地庫結構後即告停工。2016年9月,政府解約賠錢、收回地盤,當公眾以為2017年初重新招標和動工,新公屋和體育館快將面世之際,法院裁定重新招標再出問題——中標合營的兩份標書由同一人簽名。圍標疑雲爆出,工程再次停擺,完工再次無期,無人接受調查,也無人需要實質問責……
——————————
【蘇嘉豪問】

政府在2004年提出望廈體育館重建計劃,興建一幢五層高體育館歷時十幾年,真不知世界上哪個地方荒謬如此?在澳門要建公屋、體育館,其實可以很快的,但卻一再糾纏在開標、招標問題。這次望廈工程投標爭議,是短期內繼氹仔輕軌車廠後的第二宗。羅司長說一聲道歉就可以算數?事實上,一句道歉絕對無法彌補公帑的浪費與民生服務的損失。

法院裁定望廈工程涉嫌圍標,中標合營的兩份標書居然由同一人簽署,在香港隨時已經拉人封艇,為何在澳門仍可無事?我想問,政府如何檢討這次招標醜聞成因為何?幾年前,工程首次捲入官司糾紛,在開挖地庫結構後即告停工,政府最終解約賠錢,有關醜聞的成因又為何?如何避免其他公共工程不斷重演投標亂象?

【羅立文答】

今年10月30日,我單人匹馬來立法會回答口頭質詢,我為輕軌車廠評標問題道歉,因為部門人員的確出錯了,如有任何責任由我一力承擔。但關於望廈開標問題,我不會道歉,我要強調部門人員並無做錯。如果無事,望廈工程將在2021年9月完工,可是今年11月12日我們基於法院判決立即停工,由於要處理重新招標問題,無法回答何時再開工,何時完工也不知道。

【蘇嘉豪追問】

我不明白為何部門人員並無出錯,你說輕軌車廠涉及開標、評標問題,望廈則涉及開標問題,同樣有問題,為何人員無出錯?一個人簽兩份標書擾亂競爭,在香港至少也要到廉署「飲咖啡」,為何在澳門完全無事?

【羅立文再答】

80年代,我當高級技術員、廳長時,開了很多標,這些(標書)問題我從來不看,如今也不可能因為部門人員不看,而處罰他們。因為我們是工程師,不是法律專家,所以我一定理解部門人員的工作,這次不幸地出問題了,我也不會把責任推諉給他們,這是我不道歉的原因。當然,如果要承擔責任,我作為司長一定要承擔。

公務員做工作是應該的,公務員努力做很多工作,會得到我的欣賞和尊重,但公務員努力而且在很大壓力下做很多工作但出了問題,會得到我的理解,所以我在輕軌車廠問題承擔所有責任。無人會知道我給過何蔣祺(運建辦主任)多少壓力,這麼人少做那麼多事,為何我要負責?因為我不應該給他們如此壓力,但我沒有這樣做,所以如今不能把責任推給何蔣祺,然後他又推給下屬,這是不應該的。

新澳門學社 New Macau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