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朋友仍是社會的希望幼苗嗎?】


聖誕假期又來了,你的小朋友又背了多少作業回家呢?

這些年來,小朋友的書包越來越重,開夜車溫書做功課越來越多,他們的童年越來越不快樂,作為成年人尤其是家長和教育界,可以無動於衷嗎?當小朋友的成長,越來越建基於成年人的價值判斷,到頭來,他們仍是社會的希望幼苗,還是我們爭名逐利的扯線公仔?

面對越來越惡化的機械背誦、填鴨操練,教育部門不能「大隻廣」而撒手不理!
——————————
【蘇嘉豪問】

我們並不反對學習壓力,而是反對過量、超負荷、不適齡的學習壓力。事實上,本澳充斥著填鴨式教育、機械式操練、死記硬背。全世界都在培養人才的同時,我們是否還在訓練機械人?這是令人心痛的。

譬如補習社文化,現在年紀最少是K2,而且不只是托管、督課,更要趕功課、趕測驗。有小學生晚上10點幾才離開補習社,黑眼圈比成年人還要大;幼稚園強迫寫字也是個問題,根據《幼兒教育基本學力要求》,只要求「對書寫有興趣」、「初步掌握正確的執筆方法及書寫姿勢」等等,但事實是學生被要求寫許多不適齡的字,甚至與電腦字不同便會扣分。

另外也有越來越家長對默書有所批判,她們並非反對默書,而是反對過量、超負荷、不必要、無意義的死記硬背。例如有篇小一課文背默:「那裡的景色美極了,樹上開的花兒十分大,多麼好看的啊。」一些語言學專家的評論是「內容不是經典,詞彙空洞貧乏,的的了了意義何在,為默書而默書。」我們是否要繼續讓測驗考試、無謂的死記硬背,扼殺小朋友的童年?值得家長和教育界深思。

【教青局長老柏生答】

關於學生的學習壓力,《正規教育課程框架》實施後,延長了上學日,也減少了每週上課時數:小學由過去平均每週40節減至35節,初中由45節減至40節,高中由45節減至43節,即每週少上2至5節。

我們也認同一些背誦是無意義的,但應該保留一些有價值的詩文。未來我們將會透過一方面降低留級率為學生帶來的課業壓力,另一方面加強推動多元評核,讓教師更準確評核學生的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