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設輪候顯政府欠決心 提升申請年齡火上加油】

是的,對於政府的修改經屋法提案,我毫不猶豫地投下了反對票,至少反對聲音不能缺席。

這是我在議會將近半小時的足本發言,內容涵蓋輪候隊伍的重要功能、反對提升申請年齡下限、本土居民的優先保障、計分標準的嚴謹性與透明度、單身人士脫離原家團規定。

如果現屆政府不將起樓壓力交給下一屆,那麼我們便要將上樓重擔加諸下一代;即使議會和市民可以體諒政府處境,下一代又是否會體諒我們?——當我們有機會再次修法卻不撥亂反正。

——————————
回歸後,特區政府足足有10年停建公屋,隨著當年經濟開始急速發展,私人樓價已徹底超越居民的購買能力,年輕人要不吃不喝超過廿年,才能買得起最基本的私樓,淪為一世樓奴。經屋法規定,建造經屋的目的是「協助處於特定收入水平及財產狀況的居民解決住房問題」和「促進符合居民實際需要及購買力的房屋的供應」。

2011年,政府修法,走上了錯誤的方向,其中改成「分組排序、抽籤散隊」,更是大錯特錯。這次,我們有機會撥亂反正,但政府在超過8成居民要求的情況下,仍然不肯重設輪候名單和輪候期。苦候上樓的居民繼續前路茫茫,終日記掛著何時再申請、何時能上樓,試問這樣的人生如何安穩、如何安心?

放諸澳門實際的情況,「只要有穩定供應,輪不輪候也無所謂」這個邏輯是不對的,因為輪候期,正是一個非常關鍵的元素,去促進政府積極作出符合居民實際需要及購買力的房屋供應。穩定的供應,建基於政府明確掌握輪候需求;穩定的民心,則建基於居民清楚看見上樓前景,否則高樓價、高租金,將成為一個巨大的計時炸彈,現階段我有責任以反對票來明確提醒特區政府。

此外,法案對於年輕人和單身人士的歧視態度,以及法案仍未體現將有限的公屋資源,更好地、優先地分配給永久居民以至土生土長居民,加上多項新規定都有刻意以法律手段低估經屋需求之嫌,都是我在現階段投下反對票的原因,正是要向政府發出一個警號,希望能夠把握難得的修法機會,在往後的細則性審議階段陸續修正有關條文,令經屋真正能夠達致協助居民解決住房問題的重要功能。

#蘇嘉豪議會發言
新澳門學社 New Macau Association

一般性討論及表決修改《經濟房屋法》
http://www.al.gov.mo/zh/law/lawcase/356

足本重溫
http://tdm.com.mo/c_video/play_video.php?id=40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