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毛孩的話題帶入施政辯論】

有人經常誤解,人的問題也顧不了,顧什麼動物?其實,人與動物共存共融,是社會文明進步的重要體現。毛孩不懂發聲,那麼,分一點議會時間為牠們發聲,也是應該吧。這次辯論,我提到了流浪動物TNR(絕育放回)計劃、格力犬領養進度、黑熊BoBo身後處理方案。
——————————
【蘇嘉豪問】

流浪動物問題,應提升至城市安全層次。民署自2007年推出TNR計劃,捕捉流浪貓後絕育防疫再放回原地,減低大量繁殖對社區的滋擾,八年間成功絕育放回1,875隻流浪貓,民署也認為對控制數量有一定成效。

但有關計劃不但未有擴展至流浪狗,反而在2015年停止了原先計劃,原因居然是《動物保護法》的實施。若不承接前幾年的計劃成效,遺棄未絕育動物情況持續、過去工作將可能功虧一簣。

【戴祖義答】

TNR計劃執行上存在商榷餘地,因將動物放置野外未必能夠確保其有適當的照顧,或與《動物保護法》有抵觸,加上計劃實施一段時間後出現變質,有人放養無絕育的貓隻繼續繁殖,造成環境衛生隱憂。而且澳門不像外國地方大,故認為計劃需要重新檢討。

【蘇嘉豪問】

滯留逸園賽狗場的格力犬目前的領養情況如何?有關進度不容拖延,因為已陸續出現犬隻死亡的情況。

【戴祖義答】

經過與愛護動物團體近兩個月的努力,原先500多隻格力犬已經減至449隻,其中60多隻成功被輸出美加等地。

【蘇嘉豪問】

關於二龍喉公園的「澳門老朋友」BoBo,相信政府也很清楚,市民強烈要求「不要標本」,政府應該收回成命,讓BoBo身後真正回歸大自然。

【戴祖義答】

動物標本對科學研究及科普教育有十分重要的意義,尤其作為研究動物種群和品種鑑定的重要基礎依據。故參考鄰近地區做法,將具有特別意義的動物離世後製成標本,希望將牠們的歷史印記延續下去,給予廣大市民參考價值的同時,也加強動物保育意識,希望市民理解民署的出發點。(當時民署隱瞞了事實的全部,因按時間推斷,BoBo遺體當時已正被製成標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