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堅持開放委員會?】

既然垃法會委員會還是閉門造車,那麼作為少數議員唯有盡力紀錄,發布「#議會無秘密」網誌,披露委員會內容。有議員曾對此批評:「引述並不完全客觀地、如實地表達每人發言的態度和內容,值得懷疑是否斷章取義。」我的答覆是:「如要將內容全面呈現人前,請響應陽光議會行動。」

現在,各個委員會主席往往只能在閉門會議結束數分鐘後,一次過總結足足兩小時的內容,這對任何人都是困難的。舉例說,前日委員會會見了代表逾千的士司機的請願人士,會上司機和議員都說了很多,例如司機形容公司制將抹煞個人投牌的可能,質疑個人投牌與服務質素差無必要關係,也說了自己和朋友數十萬的投牌經驗等等。但主席會後只能不完整地引述「擔心公司制減少收入、缺乏保障」,出來的報道與我在現場聽的足本有一定出入,市民的觀感自然受到不完整的左右。

回一句:「值得懷疑是否斷章取義。」若沒有開放委員會,無論個別議員盡力紀錄,抑或委員會主席會後總結,都必定無法如實反映會議的來龍去脈、前文後理,更不用說發言者的語境和態度。垃法會很應該及早摒棄這種傳話式(甚至以訛傳訛式)的會議總結傳統,讓任何人都有權知道任何人說的任何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