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管私校保障勞權 反對聘書施壓教師】

大家好,我只是一個曾經的第六級老師仔。

教師只有標準的返工時間,絕無標準的放工時間。從2000年的教青局及教育團體,到近年再有團體進行調查,都發現教師壓力同樣沉重,教育界期望減少上課節數、給教師更多自主空間、分擔教師非教學工作量、完善教師職涯規劃。

【日積月累的另類重擔】

《私框》於2012年千呼萬喚始出來,原意是提升專業質素及加強權益保障。教師課節看似減少,但除了傳統職務附帶的備課和批改,尚需兼顧課框、基本學力、評核、觀課、被觀課、多元教學設計、提升合格率、降低留級率,還有非教學職務包括行政、教學管理、學生輔導、班務、學生身心健康成長、家校合作,以及個人專業發展包括教研、專業活動和課程。

日積月累的另類重擔,壓得教師喘不過氣,絕不能與「以前每週幾十節仲辛苦」作簡單比擬。過去收到一些投訴,部分學校忽視法律規定,涉嫌超時工作無補償、提早法定日數辭職卻被拒絕,校方往往濫用對「為人師表」的道德約束,「你係老師要負責任啲,唔好斤斤計較」,然後繼續遊走法律的灰色地帶,令不少教師有苦自己知、敢怒不敢言。

【老師唔好斤斤計較?】

我的這份質詢涉及私立學校的公積金、留任書、資深教師團隊穩定幾方面,這些都與教師職業和退休保障息息相關,希望連同其他教師問題,一路繼續發現與跟進:

(1) 《私框》未規定公積金供款比例下限,低投入加上政府未有參與供款,令教師經年累月後只能取得低退休回報,甚至有學校將無理解僱賠償與公積金回報「對沖」,即要求教師只能在兩項應得款項之間擇一取之;

(2) 私校普遍仍有留任書/聘書/意向書的傳統,校方每年4、5月藉了解工作意向為名,實際為教師帶來「一年一簽」的無形壓力,這絕非政府所言的「象徵式」,而是如果教師收不到有關通知,意味著被無理解僱,執定包袱,學校賠錢了事;

(3) 近年不少第一、二級資深教師冒著更大的被炒風險,舉例有私校一學年無理解僱近10名資深教師,這些教育界前輩往往難以轉校、轉工,結果多數被迫提早退休,政府口說會鼓勵學校留用資深教師,但仍舊紙上談兵。
——————————
足本重溫
http://tdm.com.mo/c_video/play_video.php?id=40216

蘇嘉豪就《私框》檢討與完善提出口頭質詢
http://www.al.gov.mo/uploads/attachment/2018-10/631655bc9ac405d5f0.pdf?fbclid=IwAR2xtYwzKzMcrMCfv4kCkfnXkJgwDOQaw4RRUkY3_YNjspZALswBShYrFWg

社會文化司對口頭質詢的答覆
https://www.gsasc.gov.mo/show_news.aspx?lang=cn&newsid=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