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嘉豪:須減輕廢法對離岸公司僱員衝擊】

【對外只說完善 私下承諾廢止】

事實上,政府早於2016年加入國際經合組織相關框架,本澳離岸業務被評審為「有潛在損害性的稅務制度」,須最遲於2021年6月30日取消有關稅務優惠。歐盟隨後引用經合組織的意見,要求配合對離岸業務採取措施,否則將澳門列入「不合作稅務管轄區名單」,即所謂黑名單。

然而,原來政府去年11月和12月已分別致函歐盟,私下承諾於2018年內完成廢止離岸業務的立法工作。直至今年9月,政府突然宣布將廢止離岸業務,並將廢法的草案交到立法會,整個過程政府一直不動聲色,對外只稱要完善制度,但完善、完善、完善的結果居然是一刀砍下去。

【變相承認業務避稅?】

值得一提的是,即使政府去年已私下承諾歐盟將會廢止離岸業務,但同年仍因應「中葡國家經貿合作平台」,將本澳離岸業務增加一項「內地與葡語國家商品服務貿易」,更令人百思不得其解。況且,政府過去多次反駁本澳並非「避稅天堂」,令人懷疑的是,這次法案的提出,是否變相承認離岸業務的存在,將令本澳成為「避稅天堂」?

【離岸公司僱員晴天霹靂強烈不安】

全澳300多間離岸公司超過1,700名僱員晴天霹靂。從他們給全體議員的陳情信所知,可能因而失業的人士中為數不少是中年女性。即使法案設有過渡期至2020年底,梁司長亦反覆強調貿促局和勞工局會協助僱員培訓和轉業,但成百上千的僱員依然非常憂慮飯碗不保、生計不保。

雖然我們理解離岸業務的部分特性,例如對本地稅務的規避,有可能造成稅基侵蝕和利潤移轉等問題,但基於法案缺乏事前公開和充分的籌備,令行業僱員產生強烈的不安感,因此唯有在一般性階段投下反對票,以示警號。期望政府能夠亡羊補牢,對外公布更多離岸業務廢止的利弊和理據,更重要是與業界毫不保留的溝通,在遵照國際要求的情況下,也能減輕廢法對過千名僱員的就業衝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