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程委員會又有任務啦!

章程委員會又有任務啦!

7月30日,立法會大會逐條表決修改《集會示威法》,基於禁止集會的權力不宜轉交警察局長,我根據《議事規則》第126條提出申請將法案送回委員會再審。這個依法申請,意外地遭到眾多議員連番批評,甚至「教主席點做嘢」,主席當日越講越多,甚至失言地扯到我停職期間的出糧問題。

就此,我在8月7日向主席提交書面抗議,並根據《議事規則》第99條g項要求全文刊登《立法會會刊》。事隔超過兩月,主席終於覆函,稱執行委員會(由主席、副主席、第一秘書、第二秘書組成)認為適宜根據《議事規則》第26條d項交給章程委員會就《議事規則》中的「抗議」(protestos)作出解釋,發表意見的期限為2019年1月21日。

如果透過探討議會一系列的「封塵條文」,能夠更清晰說明議員受保障的權限,這對履行代議職務未嘗不是好事。但說到底,是否有人不願將這份書面抗議,記載於議會歷史?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