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軌白象 貴而無用?】澳門輕軌投入大 落成通車後長遠來說才是最「和味」

很多人說的「大白象」,其實不只是形容一項工程建設費用昂貴,更是形容那些需要消耗龐大資源但沒什麼回報、價值和效益的工程。「大白象」來自於一個泰國典故,相傳暹羅國王會將白象作為禮物送給他討厭的人,國王送給你又不可以不收,但又不可以「消滅」這白象,於是一直養著直至破產。同樣地,澳門輕軌肯定投入很大,但落成通車之後長遠來說才是最「和味」。

【每年逾九億養氹仔線】

成本方面,政府承諾今年內成立完全公共資本(政府96%、工商基金3%、科技基金1%)的輕軌公司,取代現有的運建辦。但政府早前又已將輕軌服務外判給港鐵(包括通車前測試及啟用系統、組織運營團隊、開展職前培訓、頭五年營運、維修保養列車、信號系統、基建設施),為期80個月,金額58.8億,加上2016年4月起「輕軌管理及技術援助服務合同」的4.7億,只是氹仔線,每年就要花費超過9億。

【靠票價維皮 實蝕!】

收益方面,特別是市民關心的票價制度,早前審計報告節錄運建辦顧問公司的研究分析,預測至2026年,氹仔線及延伸至媽閣站共2段走線的日流量為6—17.4萬人次,若不包含轉乘,日流量則減至3—6.9萬人次。按照港鐵逾9億營運成本,若單靠票價回本,每人一程車平均要35.7—82.1元!這是不可能的。

政府已表明為了吸引更多人使用集體運輸系統,不排除同巴士票價「幾蚊雞」相若,意味著政府將要補貼多少才回本?公眾諮詢期間,其實大部分意見都認為應允許輕軌公司在車站、車廂、軌道支柱賣廣告,並且在站內加入更多商業元素,藉以增加收入補貼營運開支,特別是彌補低票價造成的財政壓力。

羅司長回說,全世界大部分鐵路票價都不可能回本,經營的公司一定蝕本,除了港鐵上蓋有地產項目而有收益。可預見澳門輕軌公司收入較少,政府必須如補貼巴士公司一樣作出補貼。司長又承認,往屆政府對氹仔車站的設計不包括商業元素有問題,連擺個咖啡檔、賣報紙都冇位,承諾日後興建的車站將預留商業空間。

【輕軌公司屬專營 港鐵屬購買服務】

日後政府、輕軌公司和港鐵三者之間關係為何?法案中的處罰條文針對何方?羅司長說明:如同電力、自來水、機場,輕軌公司將以專營公司模式營運,港鐵則是輕軌公司購買的服務,法案中的「運營者」是輕軌公司。如港鐵服務不達標,例如出現訊號故障造成沿線服務癱瘓,則涉及港鐵與政府簽訂的合同,除了可在政府未繳付的服務費中扣除,亦可沒收簽合同時港鐵繳交的部分按金。至於政府承諾向立法會提交的港鐵合同,則尚未見蹤影。

【不能讓公共資本企業無王管】

世界各地鐵路營運模式都有爭議,澳門採用公共資本企業較為合適。然而,如政府維持過去對這類企業的管理層控制不足、財政不透明、法規不完善,將令它成為無王管的獨立王國,無法有效照顧公眾利益。另一個監管的途徑是未來與輕軌公司簽署的公共服務合同,過去政府簽署了不少「傻仔合同」、「不平等條約」,例如CTM的電信服務合同,嚴重斷網事件也只能罰幾十萬元。輕軌鐵路將是重要的公共服務,政府未來必須嚴謹而且透明地制訂合同,特別是公布完整的合約內容,當中也應包括具體、科學、可量化的公眾評鑑制度,確保公眾的參與和監督。

新澳門學社 New Macau Association

一般性討論及表決《輕軌交通系統法》
http://www.al.gov.mo/zh/law/lawcase/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