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嘉豪:醫療專業自主 確保實習名額】

【社區分流減公營醫療體系壓力】

這份法案涵蓋15類醫療人員(包括醫生、牙醫生、中醫生、藥劑師、護士、物理治療師、職業治療師、語言治療師、心理治療師、脊醫、化驗師、放射師、營養師、藥房技術助理)的資格認可和執業註冊,旨在促進公、私營醫療人員的專業制度,出發點是好的。然而,本澳公營醫療的體系和壓力日益膨脹,如何做好私營和社區醫療服務分流,提升私營醫療體系的專業性,讓市民有更好、更優質的醫療選擇,也是非常重要。

【專業自主 官僚為輔】

待日後法案通過,將會成立醫療專業委員會,負責制定醫療人員道德守則、制定執業的規範及技術指引、制定實習錄取試規章、核實申請人的學歷或專業資格水平、組織實習錄取試、發出資格認可證書、提起紀律程序等等,可謂掌握「生殺大權」。

我認為委員會在組成和產生方式上,必須做到「專業自主,官僚為輔」,業界也非常關心委員會能否平衡到公、私營專業背景,以及15類醫療人員的代表性,避免再發生目前醫務諮詢委員會當中化驗師、放射師、治療師等6個專業只得1個共同代表,或者只由官僚說了算的情況。不過,政府現階段仍說不清,只稱委員會屬決策性質,人數不宜太多(15—21人),公、私營人員各半,委員會下設15類資格的認可委員會。

【考試準則實習名額待釋疑】

法案規定任何人士必先通過知識考核,才獲發臨時登記(臨時執照)作至少6個月的本地實習,通過實習評核後,方可獲正式登記為資格認可人士(終身),日後如要執業,須再向衛生局申請完全執照(每3年續期1次)。究竟知識考核的準則為何?譬如說,即使內地和香港的考核條件和題庫類型已有差異。衛生局未有正面回應,只稱有行之有效的考試和實習制度,例如醫生、護士和藥劑師入職衛生局都需要考試和實習。

然而,業界還是非常關注實習的場所、名額、帶教人員是否足夠,否則將有許多畢業生空等實習機會,或者被分派到不適合的實習場所,變相浪費畢業生盡快投身執業行列的時間,這種情況尤其出現在物理治療、心理治療、職業治療、語言治療專業。衛生局只稱目前實習以臨床醫學和護理為主,並引述高教辦資料稱,每年約有500名醫務人員、120名中醫生、200名護理人員、100名藥劑師畢業,強調能向醫科畢業生提供足夠的實習場所及崗位,但迴避了尤其是治療師帶教數量的問題,有關問題值得繼續跟進。

【嚴訂外地人行醫條件與退場】

法案擬建立鼓勵專業回流機制,在外行醫的本地人只要提出申請又符合條件,將可豁免考試和實習。但法案同時為外地人開出了缺口,引起本地業界以至市民憂慮。法案規定基於緊急救援、專科培訓或高技術性的研究工作,外地醫療人員可申請領取有限度執照(每年續期,三年為限),但完全不用考試和實習。衛生局解釋本澳地方小,即使聘請外地醫生執業,也只侷限在醫院等場所,不可能私營機構都可以取得有限度執照,政府會訂定嚴謹的評審及退場機制,至於具體操作和準則仍有待委員會細則審議。

新澳門學社 New Macau Association

一般性討論及表決《醫療人員專業資格及執業註冊法》
http://www.al.gov.mo/zh/law/lawcase/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