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安老院不安老?

半月前,有院舍家屬找我,於是一直有密切跟進,但說來抱歉,昨日才第一次探望。

結束逸園無果的會談。我進到內庭,見到長者們坐著散步著。有位婆婆撐著輔具上前,說了聲「謝謝關心」,便停不了閒話家常,無人介意我倆本不相識。院舍非常清幽,安靜到不得了,秋風吹著也很涼快。

就在犬舍一牆之隔,經過幾扇窗,清楚聽見裡面頌念著天主經。葉修女和譚修女也很和藹,隨意引介了舍內出名負責看護長者的「惡犬」,也當然離不開訴說對貨櫃屋與病房和廚房為鄰的擔憂——就這樣,半月來,婆婆睡不著,修女更加失眠。

我們談到,10月6日是逸園贖狗的期限,只要格力狗屆時仍留在狗場,安老院就能「避過一險」,修女二話不說,「那麼我們這星期要多為此祈禱了,上主看得到的。」

嗯,與世無爭,除了與世無爭,實在想不到對這裡有其他更好的形容。唉,何苦,要以製造問題來解決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