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會無秘密】如何處理650輛永久牌的士熱議無結論

主題:與政府代表審議《的士法》第29至41條

時間:2018年7月31日、8月2、9日10:00—12:00

1.立法會第三常設委員會繼續連日邀請運輸工務司司長、交通事務局局長、治安警交通廳警司、法務局代表等,逐條審議《輕型出租汽車客運法律制度》法案,即《的士法》。

2.【重申無放蛇】法案第26條建議交通局監察人員及治安警員成為的士違規行為受侵害人時,具有「公共當局」的權力,在前次會議引起較多疑問。政府代表再澄清,此條並非所謂「被動式放蛇」,而是「便衣執法」。政府代表解釋條文參照自第5/2006號法律《司法警察局》第13條2款:「為獲得刑事上的保護,上款所指的人員在成為犯罪的被害人時,視為公共當局。」

3.【受害執法者不得檢控】基於執法者和受害者的角色衝突,政府代表解釋,當休班執法人員成為的士違規受害人時,將不得就此作出檢控及編製罰單,訂立此條文的出發點在於,令執法人員即使休班仍有權要求涉事司機留在現場(如作為普通市民則無此權力)。我和部分議員均認為此條文無訂立必要。

4.【車主連坐代繳罰款?】法案第29條建議車主對司機未繳違規罰款負補充責任(不妨礙車主向司機追討罰款),業界質疑是「連坐制」。政府代表解釋,一般情況下當局都會通知司機繳交罰款,如司機於一定期限內未繳罰款,政府將啟動強制徵收,例如從現金分享中扣除等。若最終仍未能收款,車主才需要負責,但政府代表強調這個可能性非常低。

5.【不會輕易扣車】法案第31條建議若的士營運時,不符合法定要件(例如車身顏色、標誌式樣等),或咪錶、GPS或錄音設備不符法定件或未能正常運作,交通局必須扣押車輛(如有強烈跡象顯示的士被用作經營「白牌車」,則治安警必須扣車)。有議員質疑如屬不重大情況,例如設備零件故障等,是否仍有必要扣車?交通局是否有足夠場地放置扣車?扣車程序如何執行?政府代表只強調不會輕易扣車,但未有交代扣押程序和期限等細節,政府指會再深入研究。

6.【考慮縮減資料保存期】法案第32條建議,當發現有違規行為有需要時,只有交通局局長或獲其授權者,才有權讀取的士GPS及錄音資料,而涉事司機由接獲控訴書至提交書面答辯期限前,有權聽取錄音資料,但不得複製取去。而第33條本來建議有關資料保存期為90日,隨後立即銷毀,政府代表認為基於保存成本和實際情況,將考慮改為30或60日。

7.【錄影上傳成本高昂】政府代表重申基於成本考量,錄音資料將保存於車廂或的士公司而不作上傳,又透露若加入錄影並要上傳,假設有2,000輛的士,成本約為每年2億。

8.【開放競標供應系統】交通局局長指,GPS及錄音設備系統供應商招標方面,將以「開放競爭」為目標,目前了解到市場上有一款系統比較成功,另外有2間公司向當局示意將來有興趣競標。

9.【研究蓄意毀壞列公罪】有議員關注法案第10條8款所建議有人毀壞車廂內錄音設備,可被罰款3萬元,但有關設備理應屬於車主,若車主不作追究?政府代表強調「冇嘢係百分百安全嘅」,損毀行為本身屬刑事罪行,但為了確保有關設備正常運作,將研究蓄意毀壞行為改列公罪,即即使車主不作追究,政府也可追究。

10.【如何處理永久牌?】法案第34條關於過渡規定,即針對現有650輛無期限牌照(俗稱永久牌)的士,引發委員會熱烈討論。不少議員關注如何處理這個歷史問題,維持現狀?政府以與業界商談的價錢贖回?透過持續增發有期限牌照,令永久牌的市場價值減低?會上無對此達成結論。

11.【部門對出租定義有分歧】法律上的士執照的「臨時移轉」是否包含出租,法務局和運輸工務司有不同理解(法務局認為不包含)。而由於法案擬改為的士以公司形式營運,政府最終確認的立場,是有期限牌照一律不得抵押或出租。但對於現有650輛永久牌實際上的確一直存在出租情況,該如何過渡?委員會認為需尊重現行運作,新法通過後永久牌仍應被允許抵押或出租。

12.【短期望增至二千的士】有議員主張政府應大量增發的士牌,改善「搭車難」問題。政府代表指近年已逐年增發100至200個牌,目標是短期內達到2,000輛的士,又指澳門因有地區細小的特色,難做規劃研究。政府代表舉例於2013年曾作研究,得出本澳截的士平均時間為7.5分鐘,若減1分鐘,需增加500輛的士,高峰時段更需增加4,000輛,認為類似研究在本澳缺乏參考價值。

(上述僅為本人認為較重要的籠統摘要之部分要點。若希望獲取會議完整內容,請響應支持全面開放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