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面質詢】追數!天鴿一年內港治水基建具體進度 2018/08/23

「天鴿」災難已過一年,全社會共同經歷重創後理應痛定思痛,但特區政府用以整治內港水患的基礎建設,卻仍停留在「紙上談兵」的階段。雖然政府在災後開出多張「治水支票」,但公眾有感距離基建落成且能改善現況,依舊遙遙無期,居住在內港等低窪地區的居民感到非常失望,慨嘆能否終有一天告別水患之苦。
  先撇開特大災難不談,每當進入夏季,適逢農曆初二和十六,因應天文大潮的關係,潮汐水位高於路面,多數時間在無颱風正面吹襲之下,內港多處均會出現不同程度的海水倒灌。過去短短一個月內,已出現兩波水浸,導致部分路段被迫封閉,途人亦須涉水而行:今年7月14日早上,內港錄得超過半米水浸,情況至7月16日才有所舒緩,期間內港水位監測站更一度故障停用;至今月10至14日,內港又一連多天間斷出現半米以下水浸,據沿岸商戶表示,潮水同樣來去匆匆。
  當區居民及商戶長年飽受水患之苦,嚴重困擾日常生活和營商環境,近年情況更有過之而無及。然而,如同本人在當區服務時向居民倡議的:「絕對不能習非成是,潛移默化地認為連年水浸是『正常』的。」因此,公眾必須時刻督促特區政府兌現治水承諾、落實治水基建的進度。
  為此,本人現行使《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和《立法會議事規則》之監察的權力,向特區政府提出書面質詢如下。敬請根據《對政府工作的質詢程序》第十五條,在行政長官收到書面質詢之日起30日內作出書面答覆。
因應整治內港水患,特區政府於2011年成立「內港區域水患整治研究跨部門工作小組」(由土地工務運輸局主導),並於2015年完成內港臨時防洪工程,透過「見縫施堵」模式,加裝防洪牆及防洪旱閘等,強化堤岸的防洪能力。根據官方數字,有關工程的設計高程為2.3米,相當於潮高4.1米。然而,尚未談到「天鴿」級別的災難,即使僅是夏季適逢天文大潮,潮汐水位低於4.1米的情況下,內港仍舊出現廣泛水浸,請問行政當局有何檢討和分析內港臨時防洪工程的失敗之處?此外,行政當局將如何確保日後強化「見縫施堵」的工程,能挽回居民對其治水成效的信心?
「天鴿」災後,特區政府開出多張「治水支票」,包括建造海邊排水渠的止回閥門、雨水泵房、集水涵箱渠、活動式擋潮閘等,內港居民強烈關注上述基建落成何期。請問行政當局能否全面交代治水基建各階段的具體時間表(例如承諾短期若干月內完成加裝防止倒灌的海邊排水渠止回閥門;中期若干年內完成建設雨水泵房、集水涵箱渠及強化現有的堤岸防洪牆;長期若干年內完成建設活動式擋潮閘等),讓全澳居民共享看得見、看得清、可信賴的內港治水前景?至於治水基建的規劃和落實,難免影響到當區利益持分者(例如碼頭業界),請問行政當局是否已著手與有關持分者進行協商,減少工程可能對其造成的損失?
由於內港一帶的下水道普遍老舊,甚至因長年的不法接駁工程,導致排澇和排污渠道糾纏不清,不但在海水倒灌期間令路面和沿岸湧現大量污穢物,更導致內港下水道的排澇能力大打折扣。由「天鴿」可見,目前的跨區排澇規劃不足以應付重大災害。請問行政當局有何具體且更宏觀的規劃,全面提升澳門半島整體的排澇效能之餘,又可針對性優先處理內港下水道的老舊問題?在共同管線規劃中讓內港優先發展,又或者優先協助內港大廈民居更正渠道,是否可在施政考慮之列?
立法會議員 蘇嘉豪,2018年8月23日
#蘇嘉豪書面質詢

圖/http://www.hkww.org/weather/2017/review/review201715w.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