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報道】鏡湖護士考公職必先辭職?工作權益惹各界關注

上週五(13日),直選議員蘇嘉豪向傳媒披露,有報考衛生局公職的鏡湖醫院護士反映,收到院方內部訊息稱,需要先遞交辭職信後才能投考山頂醫院職位。有關護士反映,院方做法令人感到惶恐、不敢參與考試,她們又表示一直承受削福利、工時長,及變相禁止「跳槽」的壓力。

.鏡湖:勸喻辭職屬無奈之舉

《愛瞞》13日向院方查證,院方當晚發出新聞稿,澄清「院方從來沒有正式發文要求必須先向原任職機構辭職,才能報名參與政府機構考試」,但基於員工明確的離職意向,為做好醫院醫務人員後續的招聘計劃,故勸喻報考同事儘早提交離職報告。

院方新聞稿表示,每當政府招聘開考,作為主要非公營醫療機構的鏡湖醫院便首當其衝出現人員潮水式流失現象,院方需要隨時準備不可預知的護士流失,而報考公職的在職護士又難以專心工作,造成團隊人心惶惶。因此,院方一方面加強培訓並儲備額外的人力資源,另一方面約談準備報考的護士,充分溝通,盡量挽留,而勸喻辭職屬無奈之舉。

社會文化司司長譚俊榮上週六(15日)表示,非政府組織的醫護人員有心投考山頂醫院的職位是好事,本澳所有投考公職的人士都不會影響投考人本身的權益。

.議員質詢促確保護士不被秋後算賬

跟進事件的蘇嘉豪則提出書面質詢,他認為鏡湖以任何形式向人員發出內部訊息,提及已報考公職的人員宜及早辭職,即使只是「勸喻」,也將因為勞資不平等的權力關係而令有關人員造成沉重的心理壓力,他促請當局確保有關人員按照《基本法》第35條享有選擇職業和工作的自由,以及依據《勞動關係法》享有的一切工作權益。

蘇又表示,鏡湖近三年每年單從衛生局獲得的資助額均超過六億(2017年合共資助669,494,845元;2016年共623,441,660元;2015年共672,085,443元),更有責任檢討自身人員的薪酬、待遇、工作量等,而政府的部分資助有否真正落到前線人員,對整個私營醫療機構的健康運作也起著重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