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殯葬爭議】零數據撐零污染 唔反火葬場先奇

文:蘇嘉豪 Sulu Sou

城市厭惡設施,鄰人皆欲避之。公共政策有謂「鄰避效應」,英文是「Not In My Back Yard」,即是「不要在我家後院」。政府要處理傳統刻板認定「不受歡迎」的設施——例如戒毒所、監獄、垃圾堆填區、焚化爐、核電廠——的選址,是個永遠的大難題,氹仔的火葬場爭議亦然。政府決策過程的鬼祟,再聽官員對外說法的漂亮,以「零數據」去支撐「零污染」,更令原先的大難題百上加斤。缺乏長期、理性且有效的社區溝通下,即使政府又再擱置、緩兵,亦難免以同一套思維假以時日死灰復燃,居民堅持追擊下去也是情有可原。

.夠膽死重推廿年前倉底貨

去年11月,《正報》率先披露早在1998年,澳葡土地工務運輸司已在這次爭議的氹仔沙崗墳場山坡地段規劃火葬場用途,當年市政廳的圖則已經獲得審批,但項目最後不了了之,據知當年是因為居民與市政議員聯手擋住,而當年選址周邊民居亦只得唯一的海灣花園。及至2016年,有關的雞頸馬路地段增建骨殖骨灰樓,旁邊的原火葬場選址則依然留空,湊巧的是,特首同年提出「是時間興建火葬場」。不過至今超過一年年,資訊一直不見天日,具體選址秘而不宣,去年底官員在追問下只稱沙崗是「大熱」,到今月初工務局公布一批規劃條件圖,其中名為「鄰近氹仔雞頸馬路之土地」,內含用途是「墳場及配套設施」,也有不超過海拔100米的煙囪,通篇不見「火葬場」三字。居民到公示諮詢期結束前不足一週才如夢初醒,發現20年前的「倉底貨」在今天周邊更為稠密、氹北一帶尚待都市化的同一位置重新推出。

.先落實再諮詢居民唔反至奇

官員聲稱未確定土地屬性前,不能公告設施相關內容,實際上卻提前閉門向官方委任的社區諮詢委員披露,火葬場設三個爐頭、明年招標、工期兩年、造價四億,又解說前往北京、香港、新加坡等地考察的「優良見聞」,會在安全、可靠、自動化、穩定性及可線上監察等方面興建,達到「基本零污染」。但相關過瀘設施、火化設備和儀器規格為何?又如何做到安全、可靠、零污染?「小圈子」外面的公眾不得而知。甚至最近有民署人員透露,當局早已完成沙崗選址的平整,並已將範圍內部分植物遷至氹仔花城公園等處。顯然,「無土地,不公告」只是本末倒置的藉口,而「先落實再諮詢」、「先選址後解說」這套先斬後奏的決策思維,更與官員掛在嘴邊的「態度開放」大相逕庭。去年底我在立法會追問:「如何看待火葬場環評與民意間的關係?」可預見當局若不及早公布資訊,一旦引發反對聲浪將難以招架,結果「烏鴉口」不幸言中。直至醜婦終須見家翁,可惜已經一發不可收拾。

.政府執意火葬場掘頭巷打轉

即使事到如今,政府重施「擱置」的緩兵故技,卻依舊重複「有必要」、「低污染」云云,繼續不願正視本地設置火葬場的先天侷限,忽視當今都市發展隨著土地資源緊絀、環保意識提高,「火葬已非遺體處理唯一選項」的事實與潮流,而寧願「一拍兩散」也不願奮力遊說居民,更顯一路強調的「有理有據」其實有多脆弱和站不住腳。從1998年原火葬場項目不了了之、2003年「沙士」爆發期間盛傳有可能將患者送至「荒漠」橫琴,到近年政府再以疫症為由不斷強調「迫切性」——若然迫切如此,足足20年了,為何從未見政府正視城市條件(亦有謂無條件便創條件,真心急待高人詳細指教)、接納「窮則變,變則通,通則久」的逆耳忠言,而執意在火葬場這「掘頭巷」裡打轉?亦可預見,公眾將繼續因政府的冥頑不靈,而被置於所謂的風險之中。

原文載於2018年6月29日《訊報》「正本清源」專欄

圖/力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