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職不停工】質疑偉龍公屋興建量及環境評估影響 20171206

鑒於近日立法會正進行辯論運輸工務領域2018年度施政方針政策,為了履行本人作為立法會議員協助居民反映疑問與訴求的重大責任,特尊函運輸工務司羅立文司長,敬請就下列疑問或意見,適時和具體地以書面回覆,向公眾解釋和說明:
一、 偉龍項目環境評估備受質疑
  前年六月,終審法院宣判偉龍馬路地段歸屬特區政府,政府亦著手於去年三月提出的偉龍公屋項目計劃。行政長官提出八千公屋的「鴻圖大計」,社會上沸沸揚揚,支持者如天降甘霖,翹首以待;異議者則憂心忡忡,誠惶誠恐。
  皆因偉龍地段250米範圍內,正是本澳唯一的垃圾焚化爐,根據歐盟標準,這並非宜居環境,異議聲音由環保組織到城市規劃工作者均力陳弊端,希望政府深刻考慮和改變初衷。
  及至今年五月,羅司長承諾將作環境評估,而及後政府則推出「氹仔偉龍馬路公共房屋建造工程——實施性研究」,望文生義,建造研究本身已具偏向性,已不存在「建」與「不建」,而只有「如何建」的選項。
  至明年施政報告中,行政長官將項目計劃的建屋量由8,000降至6,500。對於建屋量的減少,請問是否根據上述研究的首階段意見?倘是,則最終的研究結果將可能再有什麼變化?另外,減少相應建屋量,是否出於回應部分擔憂的民意?倘是,是否為了減少因入住有關公屋而受到環境問題威脅的人數?
  施政報告的有關變化,總的來說,諱莫如深!新澳門學社包括本人不同意項目計劃的重點,是涉及垃圾焚化爐的污染物,以及國際機場的噪音,將使無能力安裝高規格雙重隔音玻璃及全天候冷氣系統的公屋居民進退維谷。試想,假如該地段項目建成,公屋申請者將「左右做人難」,若拒絕入住將被公眾指責驕縱,但若選擇入住又很有可能面對因空氣和噪音污染而造成的身體、精神,以至對家庭生活的影響,結果,該地段將變成一個「人為製造但原可避免」的問題社區。
  而令本人及不少居民更錯愕的是,明年施政報告第13頁提及「氹仔偉龍馬路公屋建造工程的實施性研究分四個階段進行,首階段工作已完成,第二階段將於明年第一季完成,預計明年第四季完成研究的最終報告,初步分析可建近 6,500 個單位」,但第19頁則提到「發佈《澳門固體廢物資源管理計劃(2017-2026)》,落實本澳未來十年的減廢目標。開展建築廢料堆填區地質改良工程,推進垃圾焚化中心第三期擴建工程的規劃」。
  從上述兩段推論,於明年第四季完成的「氹仔偉龍馬路公屋建造工程實施性研究」,絕不可能包含「垃圾焚化爐第三期工程規劃」的潛在環境影響評估內容,言即,對於偉龍地段項目計劃的影響可預見地較目前現存的更為嚴重。請問羅司長如何回應上述明顯的環境評估矛盾?
  1980年代,澳葡政府在1930年代由政府興建的台山木屋區原址,興建了大批公屋,並立「大庇寒峻」巴波沙牌坊以記念此一「德政」。顧名思義,公屋是為了給予處境不良甚或嚴酷者能有庇護在安全居住環境下的機會,但在回歸後澳門居民理應當家作主的今天,偉龍公屋的選址竟成一項明顯置居民於險境的「劣政」。
  本人請求行政當局,積極覓地並建立相應的土地儲備法律制度,不論地塊大小,優先發展其他一系列不存在環境和法律爭議的地段公屋項目。待偉龍地段附近環境,尤其是垃圾焚化中心第三期擴建工程落實最終狀況,再配合客觀的可行性研究評估,才決定有關地段是否適宜興建公屋以至其他私人住宅。
二、 垃圾處理的政策與法律訂立刻不容緩
  2016年全澳每日棄置的都市固體廢物量高達1,380公噸,即人均每日產生2.11公斤垃圾,比北京、香港和新加坡都要多,「垃圾圍城」導致焚化爐面臨無止境擴建。
  本人一直倡議源頭減廢、污者自付,及早訂立法律規範塑膠袋和發泡膠使用、建築廢料棄置、廚餘和生活垃圾回收。然而,特區政府多年來的環保政策仍停留在「鼓勵垃圾分類回收」的程度,顯然效果極不理想。關鍵在於,行政當局拖延承擔實際的規範責任,請問上述關於塑膠袋、發泡膠、建築廢料、廚餘和生活垃圾等的法律法規,是否能夠在現屆任內悉數完成?
  另外,本人主張擴大一般、非易燃分解、危險品資源分類和回收政策措施,請問會否以更大的經濟和其他政策誘因,支援環保回收行業,鼓勵循環再用、資源再造?
  對於情況日益嚴峻的垃圾焚化問題,成為城市的一大環境危機,威脅著本澳的永續發展。請問會否全面公開且定期更新垃圾焚化爐的使用和排污狀況、嚴格管制焚化爐飽和壓力和擴建容量上限、研究開拓焚化與堆填以外其他垃圾處理方法,並加緊與鄰近地區合作處置廢棄車輛及隋性拆建物料?
三、 巴士服務合同須引入公眾評鑑機制
  單是今年上半年,巴士運載乘客量已經突破1億人次,巴士服務質素是公共運輸優先政策的關鍵。政府將於明年與各間巴士公司簽訂新的批給合同,請問政府的相關籌備工作進度如何?根據政府過往的不良經驗,會否因籌備不善而無法如期簽署新的合同?
  作為巴士服務使用者,公眾的話語權更應獲得最高重視。為了鼓勵公共運輸出行,增加道路使用效益,舒緩交通擠塞問題,請問新的合同會否引入公眾評鑑制度,設立統一平台供乘客恆常對巴士服務,包括班次、路線、車資、設備、司機質素、點對點專線、政府資助額度等發表意見或進行評分,並加入巴士公司的問責條款,規範其須定期回應意見和交代進度,並設立嚴格的處罰和補償機制?
四、 路環荔枝碗船廠區規劃迫在眉睫
  為了防止更多潛在的文物遭到損毀或拆除,本人認為政府應及時、持續地更新《文物名錄》,包括納入荔枝碗船廠群。然而,相關的文物評定程序啟動緩慢,導致荔枝碗兩間船廠被工務局和海事局聯手以「公共安全」為由清拆,實在非常可惜。
  文化局於4月12日才宣佈啟動針對荔枝碗船廠的文物評定程序,然而,至今大半年,相關程序未見動靜。社會文化司推說正待工務部門進行規劃和設計,羅司長則表示預計於明年第二、三季完成。然而,不少市民擔憂船廠將在漫長的規劃和設計的過程中,因日久失修和其他自然因素,而相繼出現結構損毀,最終將「自生自滅」地被夷為平地。
請問是否能加快規劃和設計的工作,並配合社會文化司密切加固相關船廠,協助確保文物活化和評定程序的實質成效?
五、 火葬場的選址與環境評估造成疑慮
  特區政府去年提出將會興建火葬場,行政長官表示會對火葬場的興建進行審慎研究。在明年施政報告中提到,政府將在明年完成火葬場的整體設計方案。有關選址備受關注,民政總署表示已找到合適的設置地點,又稱工務部門已經確定選址,並會進行環境評估等跟進工作,爭取明年可以招標興建。
  有議員追問實際選址,民政總署僅稱要按法律規定,火葬場須設於墳場範圍內,正待工務部門回覆土地屬性容許設火葬場以後方會公佈。 羅司長,請問有關選址是否如外界估計位於氹仔沙崗墳場內,即海灣花園正對面及湖畔公屋附近?倘是,鑒於有關選址過往已曾引起重大的社區爭議,請問如何看待環境評估與居民意見之間的關係? 
立法會議員 蘇嘉豪,2017年12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