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面質詢】提升基本養老保障、改善長者居住環境 20171204

從歷屆人口普查數據可知,1980年代本澳的長者人口比例已經超過7%,早就步入國際指標認定的老齡化社會。官方人口預測顯示,從2016年開始,老齡化程度開始急速增加,至2036年的20年間,一口氣突破「老齡」和「超老齡」兩個階段。基於長者權益立法內容相較空泛且進度緩慢,令人憂慮不斷湧現的長者人口能否在本澳活得有尊嚴,其權益又能否得到全面且實在的保障。
  早前獲立法會一般性通過的《長者權益保障法律制度》,其主要標的是「老人所養,老人所屬,老人所為」。事實上,「養」只是最基本的層次,如何更好地照顧、共融,以至推動長者以就業或義工形式繼續貢獻社會,達致自我實現,才是關鍵。但在如此富庶的經濟環境,尚有不少長者生活拮据、勉強糊口,其中有居住在樓齡超過30年的「殘破危樓」,也有輪候照護院舍多時而相繼過世,這樣的社會趨勢令人擔憂。
  為此,本人現行使《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和《立法會議事規則》之監察的權力,向特區政府提出書面質詢如下:
最低維生指數是「政府扶助貧困和弱勢社群」的指標。多年來,民間爭取養老金與最低維生指數掛鈎,即每名65歲或以上長者,每月應獲得相當於一人家團最低維生指數(4,050元)的養老金,以體現長者依靠養老金足以維持最基本的生活需要。社會文化司司長早前在立法會回應指,目前每月養老金(3,450元)與月均敬老金(750元)的加總,已超過一人家團每月最低維生指數。然而,敬老金的每年發放旨在「體現對長者的關懷,並弘揚敬老美德」,性質與養老金完全不同。請問行政當局是否能夠回應民間多年訴求,將養老金與最低維生指數掛鈎,以確保養老金作為長者最基本的晚年生活保障?
行政長官多次強調本澳有八成居民居住在自置物業,然而,大部分樓齡已超過30年,即所謂「殘破危樓」,當中更有不少是早在青壯時期已購入物業的長者。許多長者因行動不便而難以上落樓,有些甚至迫於無奈,終日躲藏家居。為了改善長者的居住和出行環境,請問行政當局計劃何時在可行的工程條件下,為部分舊樓加裝電動上落樓梯機,以解其燃眉之急?
長遠而言,為了更好地實踐原區安老或本地安老的施政目標,當局在覓地興建長者公共屋苑和安老院舍方面,有何具體的時程和計劃?
立法會議員 蘇嘉豪,2017年12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