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公義】 蘇嘉豪緊急致函立法會主席請求獲聽證權利。

【最新:緊急致函立法會主席請求獲得聽證權利、確保程序公義】

由於初級法院昨日取消鄭明軒及本人原定11月28日的加重違令罪庭審,待立法會完成是否中止議員職務的程序,才決定擇日重審。故立法會目前有更充分時間釐清問題,特別是上星期章程委員會未有給予本人充分行使聽證及辯護權利,甚至僅作出法律和程序上的彙整,被質疑是「沒有意見的意見書」。

今天早上,本人緊急致函立法會主席,請求按照《行政程序法典》規定,即日起給予10天時間(至本月30日)以準備書面的辯護內容,以充分保障本人在職務中止程序中的基本權利;同時,本人亦要求提供1997年立法會同類程序啟動時,當年委員會就「是否中止議員職務」進行研究的會議紀錄及意見書。上述內容均應載入並進一步完善今次委員會的意見書。

為此,立法會主席應有充分條件重新批示委員會,將意見書提交期限延至最遲12月1日,以利委員會能以更負責任的態度,討論和完成編製意見書,對於全體會議閱讀、分析、審議和作最後決定的各個環節均是百利而無一害。
——————————
【信函內容】

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 賀一誠主席 鈞鑒:

事由:請求具有聽證權及批示延後章程及任期委員會意見書提交期限

一、 就本人被控訴於去年5月15日一次遊行結束後活動涉嫌觸犯一項加重違令罪(卷宗編號:CR4-17-0194-PCS),昨日傍晚,初級法院第四刑事法庭的主理法官作出批示,決定取消原定於本月28日的審判聽證,待本會作出是否中止本人議員職務的決定後,才適時訂定新的審判聽證日期。

二、 基於初級法院早前原定審訊日期逼近, 主席閣下遂於本月13日作出第115/VI/2017號批示,本會章程及任期委員會(簡稱「委員會」)須按此召開會議,就是否中止本人議員職務進行研究,並須最遲於今日完成編製並提交意見書。

三、 本月16日,委員會召開會議,但卻選擇不作任何傾向性意見,僅就法律程序進行討論,令法定的意見書成為「沒有意見的意見書」,僅為「法律和程序解釋的彙整」,失去《議員章程》第二十七規定「全體會議經聽取委員會意見後,就中止有關議員職務作出決定」的意義。

四、 根據《議員章程》規定,議員須被中止職務後,始得自由接受司法審訊。而《議員章程》經第13/2008號法律修改時的理由陳述明確指出,此一豁免權制度,維護了議員相對於政府的獨立性,尤其是議員監察政府工作的權限,有關權利一直以來都是傳統維護立法機關的方法。當然,豁免權制度並不代表議員享有一項可脫離法律責任的特權。

五、 因此,委員會應在召開會議進行研究期間,仔細討論議員涉及的案件之性質與背景,如本人涉嫌的並非利用議員職權觸犯貪污、舞弊、瀆職等為謀取私利且對公共利益構成嚴重影響的罪行。恰恰相反,有關涉嫌罪名客觀上源於維護公共利益(要求改革澳門基金會資助制度以避免繼續濫用公帑)、行使《基本法》及第5/94/M號法律《請願權的行使》賦予公民意見表達及向當局提出請願的權利與自由而作出之行為,有關內容應完整載於意見書內,以利全體會議作較全面的分析。

六、 本人列席委員會會議期間,亦未有正式行使辯護權利,而據委員會主席所言,作為非委員的本人,發言內容僅作參考,很有可能不會被完整或具體載入意見書,委員會亦無意向本人展開正式的聽證程序。基於委員會討論未盡完善,其意見書很有可能因無法提供充分的資料、理據以至證言,使全體會議較難就是否中止議員職務作較理性的決定。

七、 根據《議事規則》第二十六條b)項規定,委員會有權展開就議員資格的喪失與職務中止的程序並發表意見;《議員章程》關於「資格喪失」的第十九條則規定,係由委員會展開程序,並對導致資格喪失的任一情況之事實獲證明與否發表意見;有關議員在委員會和全體會議上均有辯護權。

八、 雖然上述未列明有關議員在職務中止的程序中具有聽證權或辯護權,然而,聽證權保障的是利害關係人的基本和重要權利,具體還應包含辯護權、陳述權及答覆權,此不單為法律普遍承認的程序性的權利,本月16日列席委員會會議提供意見的立法會法律顧問團人員亦印證了此一觀點。尤其當有關程序會影響到利害關係人的權利和義務,此一權利更不可剝奪,否則將可能導致程序不公義,甚至程序無效。

九、 此次事件為回歸後首次發生的「特別案例」,亦已經引起社會廣泛關注,公眾密切注視立法會將如何維護在本澳政治體制裡具有的獨立性與尊嚴,加之本人作為直選議員,須維護和保障充分的知情權與辯護權,並不僅代表本人,更是背負著近萬名選民的託付。

十、 因此,本人請求 主席閣下協調委員會嚴格按照《行政程序法典》第九十三條及後續數條一般規定的步驟及期間,即日起給予本人10天時間(至本月30日)以準備書面的辯護內容及意見,以充分保障本人在職務中止程序中的基本權利,有關內容應載入並進一步完善委員會的意見書。

十一、另外,據悉立法會於1997年曾有關於議員職務中止的先例,本人根據《議事規則》第三條d)項及第六十二條,要求執行委員會提供相關先例的所有文件,包括當年委員會就「是否中止議員職務」進行研究的會議紀錄及完成編製的意見書。上述文件內容應載入並進一步完善委員會的意見書。有關先例的詳細資料,將有助體現公平原則,以及避免本會的權力在往後同類事件發生時遭到濫用。即倘今天無充分理據動搖甚或推翻過往同類事件的處理方式和原則,則不可能有其他特別或不一樣的處理方式和原則。

十二、本人同時根據《刑事訴訟法典》第七十六條第二款c)項、第七十九條,結合《行政程序法典》第六十三、六十四條,請求 主席閣下協助提供初級法院於本月7日通知本會,及本會於本月13日回覆初級法院此兩封信函全文之副本,以保障作為利害關係人能夠有條件作更完整的分析和辯護。在刑事訴訟程序公開後,作為嫌犯,有權查閱訴訟卷宗的資料及獲取其副本,而作為議員職務中止程序的利害關係人,亦有權查閱有關程序中非機密或保密性質的卷宗文件及獲取其副本。上述文件正屬此兩項程序卷宗的組成部分。

十三、由於初級法院已取消原定逼近的審訊日期,亦以最尊重的態度等待立法會充分完成有關職務中止與否的程序,才另定審訊日期。基於上述多項合理理由, 主席閣下應有充分條件批示委員會將意見書延至最遲於下月1日提交,以利委員會能以更負責任的態度,討論和完成編製意見書,對於全體會議閱讀、分析、審議和作最後決定的各個環節均是百利而無一害。

耑此奉達,急切待覆。

敬頌 鈞安

抄送:本會章程及任期委員會 高開賢主席、黃顯輝秘書、崔世平委員、梁安琪委員、區錦新委員、黃潔貞委員、柳智毅委員,及相關法律顧問團人員

澳門特別行政區 立法會議員

____________
蘇嘉豪
2017年11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