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程前發言:無科學理據強推駕駛互認 交通負荷及道路安全堪憂】

【議程前發言】蘇嘉豪質疑中澳駕照互認增交通負荷道路風險 (2017/11/06)

【議程前發言:無科學理據強推駕駛互認 交通負荷及道路安全堪憂】  各位澳門市民,澳門與中國大陸的駕駛執照免試互認方案又再死灰復燃! 2013年政府打算推行粵澳駕照免試互認制度,當年已引起重大的社會意見分歧,政府委託大學進行的研究調查也顯示,方案無法取得社會廣泛共識,計劃最終被迫擱置。交通局近日突然「翻炒」話題,聲稱透過交通諮詢委員會的討論,並得到大部分委員認同,更將計劃由廣東省擴展至全國各地,勢必加劇大眾在交通負荷和道路安全方面的強烈質疑和反彈。   根據交通局長披露的極有限資訊,駕照互認方案其中將允許持有大陸輕型汽車駕駛執照的大陸居民,只要在本澳符合合法逗留的條件,毋須另外進行申請和考試,即可在本澳駕駛輕型汽車。這意味著不只是大陸的外僱人士,同樣來自大陸的遊客,即使是當天來回,抑或留澳過夜,只要不是非法入境者,都可以利用大陸駕照在本澳駕車。旅遊局長預料:「方案若果落實,將會吸引較獨立、成熟出遊、對於旅遊有一定要求的旅客選擇來澳自駕遊,除了可為遊客提供多一種出遊方式,亦有助旅客前往交通相對不便的地方,尋幽探秘,達到分流效果。」這個說法變相證實了社會大眾的質疑和批評是有理有據,並非杞人憂天。   今年可謂交通局的「多事之年」,新任局長上台後「浪接浪」地強推多項產生重大爭議的政策,其中包括多項交通加費措施。今次重提牽連更深遠的駕照互認方案,一如既往沒有進行公開諮詢,更沒有提供充分而令人信服的科學數據,例如:預期大陸在本澳合法逗留人士的駕車需求。倘若方案實施後,令本澳交通環境進一步惡化,破壞政府的控制車輛和公共交通優先政策,當局將會有什麼「剎車」機制?很遺憾地,市民只看見局長化身「人肉錄音機」、不斷重複「我相信不會……」。   事實上,中國大陸多年來未加入1968在維也納通過的《國際道路交通公約》(Vienna Convention on Road Traffic),公約旨在透過制定在締約成員之間的交通規則和標準,以提升國際道路上的交通安全意識。一直有聲音質疑,大陸遲遲不加入公約,是否對於其駕駛環境存在頗大憂慮。即使有指大陸的駕照考試和交通罰則都要比本澳嚴格,但對大陸的駕駛文化和執罰態度,市民普遍感到非常擔憂。頻按喇叭、對前車打遠光燈、隨意變換車道、斑馬線前加速……這些在大陸「習以為常」的狀況,就衍生了「路怒症」這個在大陸近年十分關注的社會議題。   一直以來,政府似乎都以「方便」作為駕照互認的唯一理據。公眾必然反問:「如果澳門人有計劃到大陸創業或就業的話,會否因為駕照考試困難或程序繁複而卻步?」在一個完全不熟悉,特別是交通環境完全不同的地方,自然潛藏許多不可預估有安全隱患。為了打開「方便之門」而不斷鼓吹免試互認,將失去透過考試以基本確保駕駛者熟悉道路和安全的意義。恐怕對於駕駛者本身,到頭來是「好心做壞事」。   大陸和澳門連「蚊髀同牛髀」也不是,持本澳駕照到大陸駕車的人士,好像是「向大海潑一杯水」,對當地交通幾乎沒有任何影響;反觀持大陸駕照來本澳駕車的人士,則有如「一石激起千層浪」,在本來已經非常狹窄和混亂的交通環境「火上加油」。駕照互認的意義,在於所謂互惠互行,還是實際上「踩冧」澳門?政府和市民應該心知肚明。 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 蘇嘉豪2017年11月6日#蘇嘉豪議會發言

Posted by 蘇嘉豪 Sulu Sou on 2017年11月6日

各位澳門市民,澳門與中國大陸的駕駛執照免試互認方案又再死灰復燃! 2013年政府打算推行粵澳駕照免試互認制度,當年已引起重大的社會意見分歧,政府委託大學進行的研究調查也顯示,方案無法取得社會廣泛共識,計劃最終被迫擱置。交通局近日突然「翻炒」話題,聲稱透過交通諮詢委員會的討論,並得到大部分委員認同,更將計劃由廣東省擴展至全國各地,勢必加劇大眾在交通負荷和道路安全方面的強烈質疑和反彈。
  根據交通局長披露的極有限資訊,駕照互認方案其中將允許持有大陸輕型汽車駕駛執照的大陸居民,只要在本澳符合合法逗留的條件,毋須另外進行申請和考試,即可在本澳駕駛輕型汽車。這意味著不只是大陸的外僱人士,同樣來自大陸的遊客,即使是當天來回,抑或留澳過夜,只要不是非法入境者,都可以利用大陸駕照在本澳駕車。旅遊局長預料:「方案若果落實,將會吸引較獨立、成熟出遊、對於旅遊有一定要求的旅客選擇來澳自駕遊,除了可為遊客提供多一種出遊方式,亦有助旅客前往交通相對不便的地方,尋幽探秘,達到分流效果。」這個說法變相證實了社會大眾的質疑和批評是有理有據,並非杞人憂天。

  今年可謂交通局的「多事之年」,新任局長上台後「浪接浪」地強推多項產生重大爭議的政策,其中包括多項交通加費措施。今次重提牽連更深遠的駕照互認方案,一如既往沒有進行公開諮詢,更沒有提供充分而令人信服的科學數據,例如:預期大陸在本澳合法逗留人士的駕車需求。倘若方案實施後,令本澳交通環境進一步惡化,破壞政府的控制車輛和公共交通優先政策,當局將會有什麼「剎車」機制?很遺憾地,市民只看見局長化身「人肉錄音機」、不斷重複「我相信不會……」。

  事實上,中國大陸多年來未加入1968在維也納通過的《國際道路交通公約》(Vienna Convention on Road Traffic),公約旨在透過制定在締約成員之間的交通規則和標準,以提升國際道路上的交通安全意識。一直有聲音質疑,大陸遲遲不加入公約,是否對於其駕駛環境存在頗大憂慮。即使有指大陸的駕照考試和交通罰則都要比本澳嚴格,但對大陸的駕駛文化和執罰態度,市民普遍感到非常擔憂。頻按喇叭、對前車打遠光燈、隨意變換車道、斑馬線前加速……這些在大陸「習以為常」的狀況,就衍生了「路怒症」這個在大陸近年十分關注的社會議題。

  一直以來,政府似乎都以「方便」作為駕照互認的唯一理據。公眾必然反問:「如果澳門人有計劃到大陸創業或就業的話,會否因為駕照考試困難或程序繁複而卻步?」在一個完全不熟悉,特別是交通環境完全不同的地方,自然潛藏許多不可預估有安全隱患。為了打開「方便之門」而不斷鼓吹免試互認,將失去透過考試以基本確保駕駛者熟悉道路和安全的意義。恐怕對於駕駛者本身,到頭來是「好心做壞事」。

  大陸和澳門連「蚊髀同牛髀」也不是,持本澳駕照到大陸駕車的人士,好像是「向大海潑一杯水」,對當地交通幾乎沒有任何影響;反觀持大陸駕照來本澳駕車的人士,則有如「一石激起千層浪」,在本來已經非常狹窄和混亂的交通環境「火上加油」。駕照互認的意義,在於所謂互惠互行,還是實際上「踩冧」澳門?政府和市民應該心知肚明。

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 蘇嘉豪
2017年11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