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士論事】吳國昌五分鐘講如何遏止官商勾結

各位朋友,今年的廉署報告提及的最重點的問題,用廉署報告的原話就是說“在公共部門的工程採購、外判服務等項目當中,合謀貪污的情況比較嚴重,這個是相當突出的指控,這個指控對於我們來說絕不意外,原因就是在廉署這個廉報之前,已經連續有幾份在審計署的公文裡面,已經陸續揭示這些外判的工程、採購、服務方面不合規格,涉嫌牴觸法律和涉嫌高價買平貨,高價買差的服務;也經常用同一個供應商,縱使政府沒有公開資料的制度,公眾、傳媒已經陸續揭發,很多政府的這些外判工作經常找同一個供應商,進行持續地一次一次的交易,形成了長期的官商勾結。
外判服務爭議多 政府被批不作為
大家近期也聽講過關於採購法和預算法兩個法律有沒有關係呢?有,但是現在的發展不太樂觀,因為政府官員的態度,他們依然想從淡化的方式處理,當這個問題是個別官員對法律的認識不足,如果是的話,就加強培訓,提供多一些資訊給那些官員有沒有幫助呢?幫助非常微小。
在體制上,除了個別官員,可能真的對法律認識不足之外,最重要的就是缺乏公開的監察缺乏公開的審議。
認為應該有一個徹底的解決方法,這個解決方法不是今天提出來的,是特區成立初期到現在不斷提出來的,是兩個層次而已,第一個層次:在預算法裡面,建立一個政府的重大開支,包括外判服務也好,工程也好,重大的開支,是要逐筆交來立法會公開審議,不是讓立法會撥款通過,原因就是港澳基本法的寫法不同,不會僭越基本法,學香港那樣交給立法會審批,不是審批,是要逐筆交來立法會起碼是審議,公開諮詢,問清楚究竟怎樣決定這個工程的款項以及怎樣批出去?批了多少錢?為什麼進行這個批給?
法律滯後為由 部門卸責偏原則
但是現在政府的態度真的不對頭,在預算法,剛才說過,新任的經濟財政司司長暫時拒絕建立一個公開監察的制度,在採購法方面,政府只是聽信商人的一面之詞,商人就說,根據採購法,要公開招標的門檻很低,買75萬的東西就要公開招標了,公共工程250萬以上又要公開招標了,公開招標很煩的,要經過很多程序,希望提高限額,不要那麼多的公開招標,他們講的東西有沒有理由呢?有片面的理由的,因為這個採購法裡面規定,招標的門檻是80年代時制定,大家可以想像,80年代澳門的經濟環境和現在的確差很遠,在經濟繁榮了這麼多的時候,這些門檻相應與經濟水平提高,但問題就在於不改進制度遏制官商勾結、利益輸送的情況下,再提高限額,最低限度對政府的公信力都是一個打擊,會給市民一個感覺,說錯覺也好或者正面判斷也好,就會覺得繼續官商勾結、利益輸送還不算,還要提高門檻、減少公開招標,更加便宜了商人,就算不是有心想用這個方式便宜商人也好,也給人這種感覺。
市政條例不合時 促請盡快修定
政府過去將審計署揭示的這些問題,嘗試將它淡化成為「個別官員對法律認知不足」的問題,但現在廉政公署的報告講清楚,它不是說個別官員的認知不足,而是官商勾結。也會覺得是絕大部分的情況應該就是由於官商勾結引起這種走法律漏洞,用同一個供應商,大量浪費公帑這些情況,是由於官商勾結的緣故。
廉署也在這樣的基礎上終於累積到足夠的數字,支持它將這件事重點講出來,既然是這樣,認為政府應該立即重視,採取真正的立法措施去處理。
片/文:澳亞衛視:關注兩岸四地新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