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時候問責!學社促追究特首風災責任】(2017/08/31)

(記者會足本:goo.gl/UfjLJk)
「天鴿」颶風肆虐澳門,不幸造成10死、數以百計受傷,全澳多區出現重大災情,商戶、居民及社會的經濟損失嚴重。由於珠海供電故障導致澳門大範圍停電、斷水、斷網,災後初期街道垃圾清理緩慢,市面滿目瘡痍之外,也一度瀕臨疫症爆發。颶風掠過,水位暴升,當屬天災;但期間的眾多重大事故,則是人禍。
作為特區首長,從事前預警、電力供應、水患整治、防災救災、人事任用、緊急應變多方面,行政長官崔世安皆具有最大的統籌,且係責無旁貸的角色,災情基本舒緩,市面大致恢復秩序之際,公眾理應向其問責,學社鄭重要求崔世安交代其在風災的責任:
一、氣象局完全喪失預警職責:
「妮妲」爭議後,氣象局未有兌現檢討掛風球制度的承諾,仍採用以整體監測站一小時平均風速來衡量是否懸掛風球的做法,今次「天鴿」再次延誤颱風及風暴潮預警,誤導公眾低估災情,當水位突然暴升,直接造成商戶地舖和地下停車場的多人遇難。氣象局再次的人為失當,導致各個參與民防協調工作的部門難以配合,直接導致災後初期的混亂情形。
二、行政長官為氣象局長失當背書:
去年8月,面對公眾要求氣象局長馮瑞權辭職的強烈呼聲,加上局方員工多次發公開信控訴管理不善,崔世安竟然一意弧行,於9月批示氣象局長續任一年,理由是「具備合適的管理能力及專業經驗」。到今次死傷慘重,馮瑞權以自願退休繼續享受長俸的方式請辭,廉署對其立案調查,崔世安須為其長期護短、背書氣象局成為「計時炸彈」,承擔更大的人事任用責任,學社將正式要求廉署同樣對行政長官立案調查,斷不能姑息「祭旗文化」。
三、警報系統應對委員會完全消失:
「黑格比」之後,2009年前任行政長官批示訂定「突發公共事件預警及警報系統」,對導致重大傷亡、社會及環境危害等的嚴重災害進行分級警報,旨在防止或減低災害影響。為了應對突發嚴重災害或事件,2012年崔世安親自批示成立「突發事件應對委員會」,以全面協調、指揮和監督各部門採取緊急處理措施。但今次政府從無啟動警報系統,委員會角色完全消失,「天鴿」吹襲翌日市面滿目瘡痍,政府居然無宣布全澳停班停課,置市民的不便與安全風險於不顧,作為警報系統的啟動人、應對委員會主席,崔世安責無旁貸。
四、長期拖延執行水患整治方案:
內港、沙梨頭、筷子基等低窪地區水患嚴重,非一朝一夕。「天鴿」風暴潮遇上天文大潮,水深一度超過兩米,造成嚴重人命傷亡和經濟損失。崔世安上任至今將近8年,一直未有兌現從根本整治水患的承諾,遲遲不設置高頻喇叭發出預警廣播,更無視民間提出的改善方案,至災後急忙表達已向國務院上報「內港海傍防洪防潮排澇總體規劃方案」,2018年下半年提交最終方案,內港灣仔水道擋潮閘甚至到2019年才開始動工,足證政府長年拖延執行治水方案,應為今次奪命缺堤負起全責。
五、高度依賴購電危害城市安全:
供電不只是民生問題,更關係到城市安全。「天鴿」吹襲期間,珠海供電線路故障,骨牌式牽連供水和互聯網服務,本地產電量只能應付數小時,反映主要電力、自來水、電訊設施等防災標準不足。事故亦源於政府高度依賴內地南方電網,過去10年的對外購電比例從10%大幅增至90%,政府未有積極增加本地產電比例,導致電壓波動及其他風險無法分散,影響供電的穩定性。而購電協議內容和價格標準成疑,進一步壓縮政府議價能力,損害透明度和成本效益。當發生重大停電事故,更凸顯公用事業後備電源不足,足以危害社會安全,必須追究政府責任,並調查和交代改善方案。
六、防災救災統籌機制改革無期:
颶風肆虐,暴露政府管治能力極度低下,民間唯有自力自救。除了上述緊急預警級別形同虛設,政府缺乏建設地下停車場和大廈落地玻璃的嚴格安全標準,災後政府亦無健全的救災資訊發布系統,尤其是在電視、電台、互聯網無法服務時的後備發布系統。而在災後資源運用方面更是混亂,關鍵在於缺乏組織災區義工和相應工作的動員機制,導致民防體系瀕臨崩潰,前線救援和搶修人員、市民義工被迫疲於奔命。作為民防行動中心的最高負責人,崔世安應就其拙劣的指揮表現,結合上述多項失當,就風災事件引咎辭職。
最後,新澳門學社對風災造成重大傷亡表達悲憤,同時衷心感激和讚揚所有堅守崗位的救援人員、搶修人員、傳媒工作者和其他戶外工作者。學社強調,向受災人士發放經濟補償只是政府最基本的責任,更關鍵在於行政長官問責,及盡早執行改革方案,團結一致避免出現「下一個天鴿」。
新澳門學社
2017年8月31日
——————
學社嚴厲要求特首公開交代風災責任
goo.gl/rCYinP
——————
📺 網台節目重溫:goo.gl/cG4pey
💪 招募義工並肩努力:goo.gl/ikQRmg
📷 即刻follow學社IG:goo.gl/c4fo0v
📡 學社官方資訊頻道:https://t.me/NewMacauAssociationOffi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