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報道】新澳門學社就特區政府與阿里巴巴的合作表示憂慮

特區政府於8月4日突然宣布與中國阿里巴巴集團簽署《構建智慧城市戰略合作框架協議》,被質疑是「先斬後奏」的「秘密協議」,行政法務司陳海帆今早受訪時稱,無論委托哪個部門或機構去執行開發工作,該機構均有義務保密,政府不會讓其他機構看到他們不應看到的訊息,呼籲市民不用擔心。新澳門學社中午(10日)就此召開記者會,提出對「秘密協議」的多項憂慮。

學社副理事長蘇嘉豪表示並非全盤否定大數據發展,只是政府有太多資料不願公布,他們質疑,該框架協議綁死了往後每個獨立須公開招標和編列預算的判給項目,如大數據中心可能被迫交由同一公司處理。他們亦憂慮大數據會否依照匿名化或不能識別個人行為的原則,以及若出現外洩或販賣數據等應從何追究和補償當事人。至於有關大數據收集的原始及統計資料,涉及市民知情權和被遺忘權等,政府又如何作出保障?學社促請盡快訂立《資訊自由法》,確保開放政府數據,以便公眾研究、分析和監督。

以下是新澳門學社的聲明全文:

首先,特區政府迴避了公開招標程序把雲端基礎建設計劃直接判給阿里巴巴。即使阿里巴巴具有大數據技術的經驗,特區政府完全無視正當程序不僅動搖公眾信心,也由於拒絕市場上其他競爭者參與競爭,讓澳門的公帑失去應有價值。換言之,特區政府刻意偏離了自我宣揚的「讓公帑用得物有所值」的原則。

事實證明,尚有三年就落任的特首崔世安的「陽光政府」的承諾不過是其競選口號。政府過去數年的趨勢是背道而馳,缺乏透明度始終是政府的一項主要問題。

就尊重市民個人資料的角度而言,政府的往績令人憂慮,特別是:

1. 澳門個人資料保護辦公室授權把社團成員在身分證明局的數據轉移至司法警察局。

GPDP denies breach of privacy accusations from New Macau

2. 新澳門學社注意到澳門警察當局非常積極收集積極參與社會行動或示威的居民身份。

PJ is acting as ‘political police,’ says Jason Chao

3. 對遍及全城、且具人面辨識功能的監控系統的效能、運作及部署的有效監察近乎不存在,儘管官員多次聲言其安全以及取得之數據僅用作維持治安用途。

4. 司警在2014年民間公投中試圖奪取市民的資料(即使已經被模糊化)以及其所投之選票。在主辦者拒絕移交資料後,對案中「嫌犯」既不起訴又不撤案。

阿里巴巴在內地的營商手法據知也有爭議。今年六月,一家快遞公司拒絕與阿里巴巴共享數據,揭示了阿里巴巴向伙伴要求超出合作範疇的數據。

資料當事人(在這裡指的是澳門居民)也是這次大數據計劃的持份者。「信任」與「信心」都是在雲端機器內處理數據重要的因素。

基於雙方往績,澳門市民有合理理由對阿里巴巴的服務從各政府部門取得「數據的橫向整合」表達關注。數據在澳門的本地只是基本的法定要求,並不能為政府的不透明的行事手法開脫。

在先進民主地區,公眾取得政府數據是一種權利。在具有強大民間科技社群的城市,由於各地政府在數據開放性競逐更高排名,開放數據運動正取得巨大進展(https://index.okfn.org/place/)。 政府壟斷大數據及雲端技術是危險的,而且威脅民主與自由。全世界(或者中國除外)都是在走向數據和運算技術的民主化。

公開透明而非作出單方面的事後宣佈才是建立互信的根本。新澳門學社強烈敦促政府:

1. 在公眾能審視「智慧城市」計劃的細節前,停止與阿里巴巴的合作;
2. 尊重居民有拒絕阿里巴巴處理自身數據的權利;
3. 確保居民對簽數據中推算出的統計結果及模式的知情權;以及
4. 在為政府提供大數據計劃的同時,優先開放政府數據。

相關報道:

政府突然公布簽署協議
阿里巴巴將為澳門裝上「城市大腦」
https://goo.gl/2Mwdy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