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報告

第56屆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於12月在瑞士日內瓦舉行會議。11月,新澳門學社向委員會遞交關於澳門情況的報告。報告主要分為罪犯引渡、性騷擾和家庭暴力三部分。
報告摘要:
第一部份 – 引渡罪犯(公約第5至9條)
澳門特別行政區與中國內地之間並沒有建立有關移交逃犯的正式協定。
從終審法院第12/2007和第3/2008號人身保護令內容可見,澳門現時未有任何合法途徑讓當局把疑犯引渡至中國內地,即使法院過去曾發出人身保護令,要求當局釋放被認定為被內地通緝的逃犯,但其後當局依然蔑視法院作出的結論,繼續在未有法律規範下將嫌犯移交予中國內地機關。例如「吳權深」一案(中國日報, 2015年7月25日)。
在內地,刑罰包括無期徒刑和死刑,一些非暴力犯罪行為亦可判處終生監禁,而內地對異見人士或犯人使用酷刑的情況經常被媒體揭露。而香港的最高刑罰是終生監禁,可見兩地的刑法與澳門《刑法典》不同。更甚,澳門特區政府似乎未曾關注相關罪犯被移送中國內地機關後可能遭受酷刑虐待、被判處死刑或無期徒刑等問題。
澳門,香港和中國大陸之間的刑罰存有明顯的差別,此說法令人憂慮澳門居民或非公民,可以被引渡到香港面臨終身監禁的刑罰,又或者引渡到中國內地接受刑罰,甚至體罰。
因此,新澳門學社建議禁止酷刑委員會:
1. 敦促澳門特區政府對外公佈與香港特區政府商議移交罪犯的協約內容;
2.敦促澳門特區政府,若引渡請求國所作出的罪名指控的刑罰超出本地法律規定,政府應拒絕引渡請求;
3. 敦促澳門特區政府,如果任何人被指控的罪行在澳門法律是不適用的話,政府不能將其引渡到其他地區。

 

第二部份 – 性騷擾
澳門目前沒有有效打擊性騷擾的法律手段。自1995年制訂《刑法典》,性騷擾不再是刑事罪行。現時性騷擾的受害者只能透過侮辱罪、性脅迫罪及傷害身體完整性罪控告侵犯者。然而上述三種罪名在此種案件既不完全適用,同時並不有效,令性騷擾受害人投訴處於無助境地。
2015年3月新澳門學社進行打擊成性騷擾立法的民間諮詢,提出強行親吻、擁抱及觸摸(私處)都應論罪。2015年7月,三名高中學生向傳媒講述她們受性騷擾的遭遇,稱警方因沒有法律禁止未經同意觸摸他人私處為由而勸阻她們報案。同時有警員表現出怪責受害人的心態,暗示出事皆因女性在夜間獨自外出。2015年7月21日,新澳門學社與法律改革及國際法事務局就政府性騷擾刑事化工作會面。法改局表達傾向修改刑法典而非單行立法。局方承認修改刑法典工作複雜且曠日持久,因為「牽一髮動全身」。而學社指出相關公眾諮詢的前期工作出奇地冗長。2015年8月,政府公開承諾於同年年底展開公眾諮詢﹝最終公眾諮詢會在2016年1月展開﹞。
關於預防工作場所性騷擾,法律改革及國際法事務局既沒有計劃立法要求企業及政府建立內部機制處理性騷擾投訴,也未有計劃建立專門機構或交由現有部門管轄相關投訴。而社會文化司司長譚俊榮堅稱現行《澳門公共行政工作人員通則》足以應付政府部門的性騷擾事件。法改局與譚俊榮司長同一意見,稱沒有建立特別委員會的需要。
新澳門學社建議反酷刑委員會促請澳門政府將打擊性騷擾問題優先處理,不再拖延訂立法律打擊在所有場所發生的性騷擾行為。
第三部份 – 家庭暴力(公約第2條)
由澳門特區政府提案的《家庭暴力防治法》法案內容被澳門同志平權組織指控法案涉歧視同性伴侶。從法案的最新文本可見,未婚的異性伴侶將被定義為「家庭成員」受到法律的保護,相反,同性伴侶則被排除於「家庭成員」定義以外,得不到同等的保障。
新澳門學社建議委員會敦促特區政府,在非歧視原則下,不同性取向的人均一視同仁,納入家暴法的保障範圍之內。

 

附件:澳門政府回覆聯合國反酷刑委員會問題內容
http://goo.gl/RYSE8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