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門學社向廉署檢舉警方干預集會自由

廉政公署 張永春 專員:

新澳門學社於2017年3月24日下午在氹仔花城公園一帶舉行集會時,遇到有治安警察局警員前來作出警告,指敝社在集會預告中沒有提及會使用揚聲器,警告指若學社成員在集會時堅持使用揚聲器,將會被檢控。雖然事件最後經一番糾纏後,該警員沒有採取進一步行動,但新澳門學社認為有需要要求廉政公署介入調查,原因如下:

一、作集會發起人向政府預告集會後,當局可以根據第 2/93/M 號法律《集會權及示威權》法律施加限制,而當局可以施加時間及空間上的限制,除了武器外,法律未有允許當局對威示者所使用之器材作出限制;

二、即使當局擬決定對集會參與者使用器材作出限制,當局在未有按法律要求的條件下書寫將該限制通知發起人,而是現場派出警員以口頭警告並以檢控作威嚇來施加限制,除了剝奪了集會發起人對該限制向終審法院提出上訴之權利外,亦是侵犯居民受《基本法》保障之集會自由;

三、縱使當局對一集會活動發出之聲音對環境之影響有所顧慮,可參考審終法院在曾作出關於集會示威權的判決之理由,可基於公眾秩序原因對集會作出時間及空間上限制,在現行法律規定下已可處理;

四、承上,終審法院亦於第2/2011號案件裁判書中提到:「因遊行集會中提出反對、支持、高興或不同意的口號聲等產生影響民眾生活質量,尤其是公共安寧的正常噪音這是一回事,必須容忍,因為涉及一項 (集會的)基本權利,對第三者權利的縮減是相對有限的(但在某座醫院附近就不是如此了)。」在學社3月24日之集會裡,據我們觀察,敝社成員使用之揚聲設備及在場人士的行為,未有影響他人安寧之情況。政府及社會應容許這集會權的合理行使。

五、和平集會權利作為受《基本法》及《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承認和保障的人權,是受特別保護的。從人權法角度來看,這權利對政府當局施加了「不能不當地干預集會權」這一義務,當局須留給集會人士最大的自由度,並施加最小的限制。而當局對集會施加的限制,除了合法,還必須是具正當理由的、合理的、適度的、必需的,否則便構成了對基本權利的侵害。此外,當局除有不干預的義務,還具有促進集會順利進行的義務,包括但不限於保護集會人士免於反示威或挑釁者的攻擊、以及確保公共空間對集會人士的開放等,以保障集會權的行使。這次事件中,警方為瑣屑小事以刑事檢控的威嚇干預集會自由,新澳門學社憂慮,當局有意識地逐步收窄公民自由的的空間。

促使居民的權利和自由得到保護是廉政公署的法律職責,新澳門學社促請廉政公署對上述事件中治安警察局對敝社參與合法集會之成員之禁止擴聲器警告一事作出調查,並直接向警察當局發出勸喻,以促使其糾正打壓集會自由的行為。

新澳門學社

2017年3月30日

111111111111111